妖客行 契

小说:妖客行 作者:我真的一米八啊 更新时间:2022-09-23 09:33:58 源网站:网络小说
  二月初三惊蛰,一场春雨润透了长安城的街头巷尾。

  长安城最西边有一座高耸石塔,石塔高九层,平日监天司的人日夜看守,寻常人想靠近半分也不可能。

  朱听雨来长安城已经十六年,看守石塔已经十五年。

  这座怪异石塔自大周建国便矗立在这里,没人知道为何这么一个平平无奇的石塔却要派人日夜看守,周围更是戒备森严。

  初来长安,朱听雨怀着一腔热血,十六年间朱听雨在长安城这权利的旋涡内耳闻目染太多,那腔热血早已凉的像凤栖宫内的井水。

  朱听雨也逐渐意识到,礼义廉耻所铸造的精神枷锁,以及大周律例所铸成的肉体枷锁,大都只夹在穷人的脖子上。

  而且往往越穷的人,越享受廉洁高尚的人格所带来的精神慰藉。

  前几日大司马出长安了,临行前把石塔周围的看守全权交给了朱听雨负责。

  “有人靠近,格杀勿论。”这是大司马临行前所说的话。

  想起大司马,朱听雨微微眯起了眼睛。

  都城上空每天都飘荡着不一样的流蜚语,其中最多的便是关于大司马的谣传。

  有人说大司马每月十五都会在皇后的寝宫过夜,这件谣当时在都城传的沸沸扬扬,有人深信不疑,有人嗤之以鼻。

  可是朱听雨知道,这是真的。

  因为自己就曾无数次守在皇后的寝宫凤栖宫门外,无数个日夜朱听雨亲眼看着大司马留宿凤栖宫。

  去年二月,也是十五,那天的朱听雨一如往常随着大司马去往了凤栖宫,大司马进去后自己便一直守在门口。

  天刚黑下来,朱听雨忽然看到远处有人前来,待看清最前面那人的模样。

  朱听雨瞬时浑身颤抖汗如雨下。

  人帝走到了近前,显然是喝了不少酒,朱听雨甚至还记得那天人帝身上的酒气味道。

  “谁在里面?”人帝当时问道。

  朱听雨大脑空白只是下意识的回答“大司马。”

  人帝忽然一拍自己的脑门,嘴里自语一句“怎么忘了今天是十五。”说完便转身离去了。

  什么也没有发生,那晚大司马依然留宿凤栖宫,也就是那天,朱听雨看向富丽堂皇的未央宫再也感觉不到辉煌。

  如果有一天大司马坐上那金灿灿的龙椅,朱听雨不会有丝毫的意外,甚至无数个夜晚朱听雨辗转难眠,为何大司马还不反?这个想法无数个夜晚一直困扰着朱听雨。

  摇了摇头甩去脑海内乱七八糟的想法,朱听雨照例绕着石塔巡视。

  十六年石塔附近没有出过任何意外,甚至没有任何因为好奇而靠近的人。

  停在石塔正前方,朱听雨抬头看去,九层石塔被粗壮铁链缠绕,无数黄色符纸贴在粗壮铁链上,符纸上的红色符咒不知道已经多少年月,却还像新画上去一般泛着鲜艳的红色。

  大司马不在,现在这石塔便是自己说了算,一丝好奇忽然从朱听雨内心深处升起。

  “这石塔里到底是什么?”这个好奇的念头出现后就好像梦魇一般挥之不去,无时无刻仿佛有无数只蚂蚁在朱听雨的心口爬。

  四处看了看,其他侍卫正站在不远处,朱听雨便开口喊道“你们去东边看守,这里有我便可以。”

  大司马走后这里便是朱听雨说了算,其他侍卫领命后便朝着石塔的另一个方向走去。

  待那帮侍卫走远了,朱听雨鬼使神差的朝着石塔靠近“就看一眼,不会出事的。”仿佛有人在朱听雨的耳边一遍遍的自语。

  石塔每层都有一个小小的窗口,往日里面黑漆漆一片,今天竟然透漏出一丝微弱的光芒。

  来到塔下,朱听雨踮起脚尖朝着那小窗内看去。

  忽然,好似有一阵邪风自石塔内升起,窗口上常年累积的灰尘被吹起,朱听雨的脑袋刚凑上来,便被风卷起的灰尘眯了眼睛。

  “不好!”朱听雨暗叫一声慌忙退后,自从踏入修行大道至今,眼睛睁开或者闭上对朱听雨来说已经不重要,纵然是闭眼,四周一切自己依然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可是现在的朱听雨好似又回到了当初还未修行的时候,眼睛被眯四周漆黑一片,强大的神识散发而出竟然什么也感知不到。

  “吱呀”一声轻响,朱听雨听到石塔的木门被人推开,接着脚步声从石塔方向传来。

  “踏踏踏”脚步声来到了朱听雨的面前,什么也看不见的朱听雨陷入了无比的恐慌之中。

  “谁?”朱听雨大叫一声。

  却听一个声音在朱听雨面前一步远的地方响起“谢谢你,整整一千年,我终于出来了。”

  朱听雨大惊失色

  “杀了他。”

  慌乱中朱听雨的脑海只剩下这一个念头。

  瞬间,朱听雨的眉心一柄金色小剑飞出,浑身修为丝毫不吝啬全部疯涌而出。

  “死!”朱听雨大呵一声,金色小剑带着凌厉气势朝着前方刺去。

  “叮”一阵金石交错的声音传来,朱听雨的眼睛同时也恢复了清明。

  在朱听雨看清眼前的一切后,浑身的血液瞬间凉了下来。

  “出事了。”朱听雨脸色惨白喃昵。

  眼前石塔还是那个石塔,刚才根本没有被打开,更没有人从石塔内逃出来,反而是自己刺出的那一剑,此时正插在石塔外的铁链上。

  铁链剧烈颤抖,上面符纸瑟瑟作响,红色的符咒发出阵阵炫目光芒。

  终于,一阵哗啦声响起,粗壮铁链断了开来,一蓬蓬褐色火苗从一张张符咒上升腾而起,铁链符咒都失去了作用。

  “吱呀”一声,朱听雨眼看着石塔的木门被推开,一个矮小的身影从石塔内走了出来。

  周围其他侍卫听到动静已经赶了过来,看到石塔木门被打开,里面竟然走出了一个身影,纷纷愣在原地不知道如何是好,毕竟数百年来,这石塔一直安静的矗立在这里,从没有过任何变故。

  从石塔内走出来的是一个身穿大红长袍的孩童,看起来约莫七八岁的模样。

  一众侍卫如临大敌,紧张的看着那身穿大红长袍的孩童。

  不知是谁先从眉心御出了飞剑,刹那间数十柄飞剑悬浮空中指着那孩童。

  孩童贪恋的深吸一口空气满脸沉醉“整整一千年,终于出来了。”

  “大胆妖物,还不快快受死。”有侍卫大呵一声,飞剑应声而出。

  飞剑毫无阻力穿过孩童的身体,仿佛穿过了虚无的影子一般。

  “谢谢你了。”孩童对着朱听雨挥了挥手“有缘再见。”

  说罢孩童化作一道红色光芒,瞬间消失在原地。

  周历九百二十六年春,一封信从长安送往了这天下最高的山峰无顶山之上,信的内容不多,只有十个字。

  “石塔失守,妖帝下落不明。”

  天才本站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