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蘑菇 第63章第63章

小说:小蘑菇 作者:一十四洲 更新时间:2020-02-24 23:46:1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在路上,他们看到了一架飞机的残骸。飞机的形状和陆沨那架一模一样。安折估算了一下方向,这架飞机应该是先于陆沨坠毁的那一个,他目睹了它的跌落。

  在三四架飞机相继坠毁后,他再没见过基地的飞机在天空中出现过,大概基地也察觉了这种古怪的变化,不再派遣歼击机出去。

  但是这架飞机的情况比陆沨的好一些,没有爆炸,除了外形的损坏外,其它东西都保存完好。

  陆沨走过去,拆下了这架飞机的黑盒子,犹豫了一下,他爬进了裂开的机舱门机舱门的边缘有啮咬的痕迹。

  怪物已经把驾驶员的身体吃掉了,沾血的衣服已经干了,被剔尽血肉的骨头散碎地落在驾驶舱里,颅骨滚落在操作台下方,只剩一半,边缘有锋利的齿痕。

  安折跟着他也爬进来了,有一个瞬间陆沨想让他离开,以免被这狰狞的场景吓到,但随即他就看到了安折平静的目光,意识到他并不会因为人类的尸骸而惧怕。

  操作台的下面是一本倒扣的飞行手册,飞行手册是驾驶员的工具书,里面记录了基础操作步骤,仪器用法与用途,以及种种意外情况的解决手段。

  陆沨伸手将飞行手册拿到面前,一种未知的变化在手册上发生了,黑色的字迹深深、深深渗入纸张里,那颜色向外洇透,细小的黑色触手伸展开来,使得整张纸面上的印刷字体都以奇异的方式扭曲变形,像某种邪恶的符号。

  安折也看着纸面,他艰难辨认字形,这一页说的是发动机可能出现的种种故障。手机端sm..

  于是他知道,这架飞机坠毁是因为发动机出现了故障,而直到飞机坠毁的那一刻他都还在看手册,寻找可能的解决方案。

  然后在那一瞬间,飞机坠毁,手册掉地,人们死亡。

  被陆沨从飞机的舷梯上抱下来,放到地面上后,安折听见陆沨道“我在的那一架飞机也是因为发动机故障坠毁。”

  安折蹙眉。

  陆沨继续道“不过其它零件也出现了问题。”

  陆沨“因为制造的时候有问题吗”

  “j歼击机编队已经多次执行飞行任务,起飞前也进行过检修。”陆沨道。

  他们往前面走,西贝和爷爷在前面等着。

  安折想不明白飞机出现故障的原因,他道“那为什么”

  “不知道。”上校很少有说这三个字的时候。

  像是想起什么,他淡淡道“1109着陆的时候也出现发动机故障,不过还是安全降落了。”

  1109是基地最高级的战机,听陆沨的意思,所有飞机现在都有出事的风险。不久前他离开人类基地时回望主城,还看见了1109徐徐下落的身影,原来在那个时候,陆沨就已经在生死边缘走过一趟了。

  “那”安折小声道“那你以后不坐飞机了”

  陆沨没说什么,只揉了揉他的头发。

  和西贝回合后,他们简单说了一下那里的状况,继续往前走。

  视线之内,全是荒原。

  西贝环视四周“怪物真的变少了,以前还挺多的。”

  安折知道这话代表什么。大的、小的,许多生物都死了,成为了混合类怪物的一部分。因为怪物的总数变少,这地方显得安全了许多。但个体的怪物更加危险。

  但是这一切变化都在十几天之内完成,弱小的怪物被一扫而光,这个过程还是太快了。安折回想起了那个不顾一切贪婪食用基因的怪物,它的动作未免显得太过急躁。

  他的记忆中其实有类似的场景想起了深渊的秋末。

  冬天,深渊会变得湿冷,一场雪过后,地面、树木上,到处是冰霜。很多怪物都不再出来活动,他们会找温暖的山洞藏起来为了能活着度过一整个冬天,它们会疯狂地彼此厮杀,拼命食用更多的血肉储备过冬的营养,或者把敌人的尸体拖进山洞中作为存粮。冬天到来前的那一个月,是深渊最危险最血流成河的时候。更新最快s..sm..

  现在同样的杀戮也发生在外面了。

  这段路不长,一路下来,他们足够小心谨慎,选择隐蔽的路线行走,或许也有运气的缘故,并没有碰到恐怖的混合类怪物。

  八点出发,上午九点半,一座被风沙掩埋一半的城市出现在他们面前。

  它很大,走近了,一眼望不到尽头。此起彼伏连绵不绝的建筑间依稀能看见道路的遗迹。与北方基地规整、横平竖直的建筑不同,它散乱,没有规律。高厦和矮小的楼房站在一起,圆形的建筑和长方形错落而立,道路曲折,城市中央矗立着一个暗红色的高塔,立交桥倒塌了一半,上面挂着密密麻麻的枯藤,横亘在前方的路中央。什么颜色的建筑都有,但正因为过多的色彩,它们在安折的视野里反而统一起来,渐渐模糊成雾蒙蒙的灰。

  安折望向远方一望无际的,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想象不到世界上还有这种错综复杂的城市,如果他是这里的居民,那迷路一定是常态。

  乌云遮住了太阳,天阴了,四周有隐隐绰绰的雾气。

  “你们跟我来。”西贝说“我们矿洞经常来这里找物资,在城里有个据点。其实就住在城里也行,就是怕有怪物。爷爷也不知道为什么,非说只有洞里才最安全。以前有三个叔叔觉得洞里的生活太难过了,来城里住,后来就没消息了。”

  跟着西贝穿过林立的建筑后,他们来到了一个密集居住区,灰色的大型居住楼挨挨挤挤,远处是个广场,广场中央隐约能看见一个白色球形。寂静的城市里,除了穿楼而过的风声,就只有他们的脚步声。

  陆沨负责警戒四周,因为背着爷爷,西贝一直低着头,道“过了那个广场就到了,很快。”

  就在这时,爷爷的喉咙里忽然“咯”了一声。

  他声带振动,不断地发出一个固定的音节,他喉咙里有痰,声音不清楚,只能勉强听见“保”

  “保,保”

  西贝“什么”

  陆沨的脚步忽然停下了。

  安折看向他,却见他死死望着前方的广场。

  下一刻,他口中吐出一个短促的音节“跑”

  来不及多做思考,安折被猛地拽住手臂,下意识跟着陆沨转身往最近的一栋建筑里面跑去。西贝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也背着爷爷快速跟上。

  住房楼是安折所熟悉的建筑结构,一进楼道口,迎面而来的就是一具灰白色的,穿着衣服的骷髅,它斜靠在墙角,仿佛已经与灰白色的墙融为一体。但顾不得细看了,他身体本来就乏力,上楼的动作慢了一步,陆沨直接把他打横抱起来,快速爬上楼梯。楼梯间很宽敞,一层有三个住户,大概到八楼的时候,有一扇门是敞开的,陆沨带安折径直冲了进去,西贝随即跟上,他一进来,陆沨就关上了门。房间里面的一应家具都落满了灰,客厅沙发上倒着一具骷髅。

  这是个三室两厅的房间,南北通透,客厅凸出来一块,向楼体外延伸,是个巨大的落地玻璃窗。

  陆沨将安折放下,他呼吸有些重,是刚才跑得急了,安折还没见过他这种样子。

  但是下一刻

  他看见西贝望着落地窗外,脸色苍白,目光涣散。

  他向前望去。

  白色的。

  一个白色,球形的,有半层楼高的怪物,正用一种奇异的步伐近乎于悬浮的,幽灵一样的脚步往这边缓缓蠕动而来就是一开始远处广场上那个被安折认作是白色装饰物的东西,它是个巨大的怪物。

  它径直朝这边过来,还有两条街道远的时候,安折看清了它的样子。一团无法形容的物体,下面生长着章鱼或蜗牛一样蠕动的足,前半部分负责走路,后半部分长长拖拽在背后。它的身体近乎圆形的身体,覆盖着一层介于苍白和灰白之间的半透明的膜。膜的下面,它的身体里面有数不清的黑色或肉色的难以描述形状的东西,或者说器官,密密麻麻的触须或肢体,或是其它东西,不停蠕动着。

  它越是靠近这个小区,身上的细节越能让人看清,那是完全超出人类理解范围的混合的形态,它的眼睛在哪里,找不到。而西贝的目光直勾勾看着它,仿佛下一刻就会因为惊恐而死亡。

  它更近了。

  房间里的人屏住了呼吸。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