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蘑菇 第60章第60章

小说:小蘑菇 作者:一十四洲 更新时间:2020-02-24 23:46:11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上个月,我的一个叔叔,被外面的怪物咬了,死掉了。然后前几天,另外两个叔叔出去找资源,那几天温度突然升高了,还有沙尘暴,他们也没回来。”那个叫西贝的男孩低着头,手指扣着桌面上卷起的漆皮,慢慢道“这里就剩我和爷爷了,但爷爷的病越来越严重,之前他还能和我说话,这几天脑子已经不清楚了。”

  “他有时候喊疼,有时候说我听不懂的话。”西贝目光恳切,望着陆沨“你们能治好吗”

  陆沨道“回到基地,或许可以查出病因。”

  他并没有做出“一定能治好”的保证,安折垂眼看着基地月刊上的文字,在某一页上,刊登了一个讣告,说一直为基地月刊供稿的某位先生患病离世了,连载小说使命就此中断。

  基地里,至少在外城,很少有人能活到五六十岁,侥幸步入老年的人们,面对的是接踵而来的疾病。人造磁场的强度弱于原本的地磁场,人体仍然受到细微辐射的影响,所以以癌症为主的基因疾病发病率仍然很高,带走了半数以上的老人,而多年来野外刀口舔血的生活又会让幸存的那部分人活在无穷无尽的应激反应和心理创伤中,这也是无法根除的痼疾。

  “谢谢谢谢你们,”西贝道,“我爷爷把我养大的,字也是他教我认识的,我们的发电机也是爷爷一直在修理的。大家都说世界上没有别的人了,是爷爷一直让我们等,他说天上有极光,说明世界上还有人类的组织。”手机端sm..

  陆沨问“他一直是这里的工程师么”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是的。”西贝说。

  陆沨微微眯了一下眼睛。

  他问“为什么知道极光代表人类组织”

  想了想,西贝解释道“这是个磁铁矿,爷爷是这方面的工程师,他说说自己的老师以前在一个什么研究所干活,那个研究所一直在研究磁极。爷爷的老师告诉他,这场灾难的原因就是磁极出了问题,但研究所在努力找到解决的办法。”

  “高地研究所。”陆沨淡淡道“人造磁极研究基地。”

  西贝点了点头“好像是叫这个。”

  “我们和基地暂时失联,”陆沨没有继续这个话题,道,“恢复通讯后,会带你们转移回基地。”

  西贝用力点了点头。

  然后,他们就在这里留下了,通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恢复,西贝带他们大致了解了一下矿洞的构造。

  他们所在的地方是核心地带,大灾难还没有发生的时候,这里是旷工和工程师的临时休息区域,有供人居住的房间,有基本的生活设施,也有一些当初留下来的矿业设施,包括发电机和很多工具。由于深在地下,四面又是坚硬无比的矿石,只要把洞口保护好,这里就是一个自成一国的安全地带。

  而核心地带外面,就是数条幽深的矿洞,都是前人开凿的产物,沿着矿脉一路延伸。

  “虽然黑漆漆的,但里面没有怪物。”西贝道“你们放心。”

  中午的时候,西贝去煮饭,安折对这里的厨房感兴趣,但他和西贝还不熟,不敢贸然闯入别人的领地,他找到了别的事做。

  蘑菇喜欢水,人类也需要喝水,水是非常重要的东西,有时候比食物还要重要,所以矿洞里的人为了收集足够的水,也付出了很多努力。

  外面下雨的时候是集中储水时间,每次能收集大量的雨水,用明矾粉末净化,存在大水泥桶里。但天气毕竟变幻莫测,谁都不知道下一次雨是什么时候,所以多年来,居住在这里的人们还制造了一套集水系统沿着最大最深的那个矿洞一字排开,他们在整面石壁上凿出了复杂的纹路,矿洞内部极端潮湿,由于昼夜的温差,壁上会凝结出细细密密的水珠,这些水珠达到一定的重量后,就会向下流淌,然后沿着人工刻痕缓缓汇聚,一滴一滴落在最下面的集水瓶里,几百个塑料集水瓶装满后,总共能有近百升。

  据西贝说,最近这一批集水瓶快要装满了,可以收割了。

  于是安折和陆沨各自拿了一个塑料水桶和一盏照明用的汽灯,走进矿坑的主干道,去帮西贝把水收回来。

  安折首先拿起了入口处的那个塑料瓶,把水倒进桶里,然后放好它,继续往前走,找下一个。

  这时他察觉到陆沨没动,于是回头看。

  这个人正斜倚在石壁上,好整以暇地看着他,被他看了一眼,才往前走了几步,和他一起集起水来。安折对他刚才的态度感到不解,但上校接下来的动作都很认真,他就也没有问。

  矿洞一路往地下深处延伸,中间铺着金属轨道,他和陆沨一人一边,各自专心灌满自己的水桶。

  这是个磁铁矿,四面崎岖,布满开凿的痕迹,主体呈现出湿漉漉的灰黑色,汽灯的光线在潮湿的环境下也暗了,雾蒙蒙一片。

  人类可能不喜欢这种环境,但这水汽让安折觉得很舒服,他甚至感到孢子在他身体里安逸地打了个滚儿,他被逗笑了,微微弯起眼角,轻轻揉了一下肚子,作为给孢子的回应把孢子放在这个地方让他感到安全。

  沿着开采轨道一路向前,他桶里的水也越来越多,等终于走到集水系统的尽头,这个装满了水的塑料桶已经变成了世界上最沉的东西。

  最后一瓶水也倒进去,安折艰难地提着水桶转身。

  他面前是昏暗幽深的长长矿洞,来时的地方已经变成了一粒火星那样微弱的一个光点。

  他手里的水桶那么沉,路又那么远,他得走回去,他现在就已经快要拿不动了,再把桶拎回去简直是不可能做到的一件事情。

  安折忽然呆住了。

  脚步声在洞穴里响起,陆沨走到了他旁边。

  上校道“不走了”

  尾音微微扬起,似乎带有嘲笑。

  安折不说话,他看着矿洞的尽头,感到自己的智商在一点一点熄灭。

  陆沨看他一眼,淡淡道“如果你先走到这里,再开始装水”

  安折“。”

  他整个人都不太好。

  如果提着一个空桶,先来到这里,再一路往回走,边走边收水,那他就只需要拿着水桶走一趟。而现在他不仅将越来越重的水桶一路拎了过来,还要再把它拎回去。

  他也终于知道陆沨看到他的动作的时候,为什么没有动了。

  这个人,这个人

  这个人明明最开始就预料到了后果,却当做无事发生一样,就看着他这样干。

  安折决定生气了。他是一个有自尊的蘑菇,于是拎着桶往回走去,并努力加快速度。

  但陆沨腿长,毫不费力就可以和他并排,甚至,走了十几步后,陆沨伸手按住了他的肩膀。

  “看那边。”陆沨道。

  安折往旁边看。

  金属轨道上停着一辆两米见方的推车,里面装了几块矿石,显然是运送石头用的矿车。

  手上突然一轻,是陆沨把他的水桶接了过去,放在车里,然后把他自己的也放了上去。

  当安折以为上校单纯只是想借助这个交通工具节省体力的时候,却听他淡淡道“你也上来。”

  安折望着矿车,有些许犹豫,他总觉得陆沨想玩一些奇怪的游戏。

  最后,由于没有顺从但也没有拒绝,他被陆沨抱上去了。

  小矿车内部很宽敞,他背对着后面的陆沨,抱膝坐下。陆沨将汽灯挂在车的前端,小矿车沿着轨道缓缓被推向前,骨碌碌的声音在矿洞内平缓地回荡。

  安折望着前面,蘑菇的本性是安逸并且不爱动弹的,被推着走,他并不反感。而他虽然看不到陆沨,但莫名其妙就是觉得这人现在也很愉快,蘑菇的快乐显然建立在懒惰上,上校的快乐建立在什么东西上,他很不明白。

  他目视前方,在心里冷哼一声。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