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蘑菇 第48章第48章

小说:小蘑菇 作者:一十四洲 更新时间:2020-02-24 23:46:11 源网站:网络小说
  楼梯间几乎没有人,又或者只是行色匆匆的几个人比平时要少一些。上下楼梯是一件消耗体力的事情,安折深呼吸了一下,仍然有点吃力。当太阳风直接侵袭地球,大气层会以一种恐怖的速度被吹散,消散在宇宙间。尽管现在仅仅过了几天,通风口供给的空气中,氧气含量已经明显不够了,军方的广播也每天提醒人们减少外出与不必要的体力消耗。

  来到一楼走廊,这里气氛更是凝重,见不到人影。安折记得巡逻审判官对他说的一句“早点回去”,于是加快脚步,回到了审判庭的地盘。博士在大厅里敲电脑,见他来,道“终于回来了,去哪了”

  安折“出去走走。”

  他坐到了博士身边,纪博士是个很温和的人,这几天下来他们关系很好。

  “别乱跑。”博士道“至少今天不行。”

  安折“发生什么了么”

  博士的目光从电脑屏幕上移开,看向他,他面容微带疲惫,嘴唇苍白,湛蓝的眼睛里似乎有望不见尽头的,深浓的情绪,这情绪并不积极。他将一瓶水推到安折面前“渴了么”

  安折摇摇头,他还好虽然蘑菇是一种很需要水的生物,但今天孢子回到了他的身体里,他感觉很安定,对水的需求似乎也不是那么迫切。

  “各方面的供应都在告急。”只听博士轻声道“最迟今天,军方要转移人员了。你如果回来晚了,赶不上转移,只能留在这里了。”

  安折微微疑惑。

  “转移去哪儿”他道。

  博士目光定定看着前方空白的墙壁,道“伊甸园。”

  “那里是作物繁育中心,有稳定的食物供应,也有大量纯净水储备,基地的资源都在那里。”博士道。

  说完,他笑了笑“伊甸园现在真的成了伊甸园。”

  安折看着他,问“所有人都去吗”

  博士看了他一眼,安折很难形容那个眼神的含义,像幼儿园的生活老师看向任性不懂事的学生,可是除此之外,还有淡淡的怅惘和悲伤。

  于是安折知道那个答案了,他没说话。

  “最初伊甸园建造的时候,就有反对的声音。作物的繁育、培植,饮用水供应,孩子们的培养将这么多人类生存必备的资源核心集中设置在一个地方,就算对伊甸园极其有利,但会不会带来更大的风险。”博士的声音放低了“但事实总是证明,基地的能力有限,面临巨大灾难的时候,人类所有的资源也只能集中供应给伊甸园一个地方。我们牺牲一切都要保住它,如果伊甸园不存在,那人类也不复存在了。”

  安折明白博士的意思。伊甸园是母亲和孩子们在的地方。

  一个上午就这样在沉默中度过,瑟兰回来了一次,但行色匆匆,他的工作很忙。

  “我要在这里待到晚上。”他看向安折。

  博士道“交给我就好了。”

  外面,巨大的风声没有一刻停止,这来自宇宙、无法抗衡的力量撼动着整个人类的城市,太阳风暴在地球上卷起的飓风胜过历史上有记录的所有灾难。将手指贴在墙壁上,安折能感受到它轻微的震颤,像一只濒死的动物最后的挣扎喘息。其实,人类的造物能在这样巨大的风暴中坚持存在这么久,安折已经觉得是个奇迹。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下午一点的时候,有人敲开了这里的大门是一队全副武装的军官,为首是三位文职军官,见到纪博士,军官微微颔首“博士,请跟我们来。”

  博士道“开始转移了么”

  “开始了。”军官道“已经为您在伊甸园安排了住处。”

  “谢谢。”博士道。

  但下一刻,他看向安折“他得跟着我。”

  “按照转移方案,您可以带一名助手。”军官对安折道“请出示id卡,以便我们核实身份。”

  “我的助手已经不在了。”博士手臂搭着安折的肩膀,笑了笑,对安折道“你的id卡好像不在身边。”

  安折道“我只有上校的。”

  博士道“给他们。”

  安折乖乖把陆沨的id卡拿出来,那名军官接下了,在便携机器上刷了一下然后他明显愣了愣。

  “陆沨去地下城为基地送命。”博士挑了挑眉,慢条斯理道“他家的小朋友还得不到避难权的话不太合适吧。”

  军官蹙了蹙眉,走到一旁拨了一个通讯,才回到这里,道“他可以破例转移,身份认定为您的助手。”

  博士道“谢谢。”

  “你看。”走在走廊里,博士对安折道“如果你早上乱跑,回来晚了”

  安折抿了抿唇,他看见了大厅的情形。

  几十个穿白大褂的研究员简单排队,旁边有军方士兵看守。一位女士正激动道“我的助手必须跟着我,我不接受这样的转移方案。”

  那位军官道“转移方案里,您没有助手配额,陈博士。”

  “我的研究离不开助手,单独一个人无法完成那些工作,何况他的造诣并不低于我,也能独立主持大型项目。”被称为“陈博士”的女士高声道“麻烦请您向上请示。”

  “如果您认定失去助手后无法继续您的研究。”军官的声音冰冷无情“您可能得留在这里了。”

  短暂的愣怔后,她沉默了。

  安折跟着纪博士走向另一个方向,楼上似乎也有争执在发生,他听到了重物落地的声音。

  统战大楼的一层开放了一个出口,安折在那里上了军方的重型装甲车。上车时他短暂地看见了一眼外面的景象,阳光刺眼到几乎能灼伤视网膜,干燥滚烫的空气在肺里横冲直闯,沙砾落了他一身原本平整的地面上到处是深深的沟壑,像是被巨型怪物的爪子狂乱地撕挠过。

  周围是人们的呼吸声,这辆车带了三十个人离开。听旁边的人议论,此次转移,灯塔总共只有五百人的名额,不足全部工作人员的十分之一。

  又有人问,那我们的设备和材料呢

  “我们离开后,灯塔整体断电,实验室根据重要程度进行评级,重要样本会转移到伊甸园继续保存。”有人回答道。

  “哐”一声,车门落下,装甲车启动,车厢内一片黑暗和沉默,博士抓住了他的手。

  安折忽然感到这场景无比熟悉。在一个月前,铺天盖地的虫潮里,他也是这样登上军方的卡车,来到第六区,接受审判日的审判。只是那时在黑暗的车厢中抓住他的手的是诗人,现在换成了博士。而那时人们能否进入第六区的标准是没有被感染,这次人们能否进入伊甸园的标准是过去、现在、未来对基地能否有足够的贡献。

  无论是外城还是主城,审判无时无刻不在发生。

  路程很短,很巧,他和博士被安排在了六楼的尽头,他曾经教孩子们念诗的地方。在伊甸园他吃到了这几天来第一顿正式的午饭,一碗土豆汤,即使没有他自己煮的美味,但在吃了几天的压缩饼干和营养冲剂后,这已经算是难得一见的美食了。

  博士似乎心事重重,晚上的时候,安折出去替他接水。

  茶水间里有人,白天与军官发生冲突的那位女士正面对着墙壁啜泣,旁边是另一位研究员,他拍了拍她的肩膀“或许灯塔能撑过去。”

  “不可能了。”她声音沙哑“地球空气含氧量已经不足原来的一半了,启动空气过滤系统后,新鲜氧气只会优先供给伊甸园。居民区、军队基地,就算是双子塔,都是氧气供应的第二序列,撑不过去的。”

  这时她抬头,看到安折,轻声问“这是谁也是我们的人吗”

  她旁边的研究员道“据说是检测中心纪博士的助手。”

  “纪博士能带助手进来”她喃喃道“因为他的成果比我们强。”

  “事实就是这样,”研究员说,“不要为他伤心了,假如能度过这次灾难,我们还能够培养新的助手。”

  她鼻尖发红,眼眶里全是泪水,听了这话,却“哈”地笑了一声,随即伸手掩住整个脸庞,浑身颤抖。

  “你以为”她道“我仅仅是仅仅是因为我的助手才伤心吗”

  “主城的居民,在外城被炸毁的时候都庆幸自己不是被放弃的那部分,”她声音断续“但他们还是被放弃了。我们今天能站在这里,是用灯塔其它所有人牺牲换来的但或许明天就会失去资格,海水淹没一座岛屿,露在水面上的部分只会越来越少,时候快到了。我们我们到底在坚持什么为了整体人类的利益吗”手机端sm..

  “为了整体人类的利益。”

  她躬下腰,剧烈地喘息着“这个时代在杀人,但人类本身也在杀人。”

  “但你必须接受,陈清博士。”研究员轻声道“作为得利者,我们没有替他们哀悼的资格。”

  “我知道我只是情感上难以接受。”她最后抹了一把眼泪,勉强笑了笑“还是你想说,我们也没有拥有情感的资格”

  安折的水接好了,他抱着杯子,离开了这里,一抬头,他看见瑟兰的身影在走廊一侧一闪,开门进到博士和他的房间去了于是他加快脚步,想去和瑟兰打招呼。

  门没关,一线微光透了出来,安折右手搭住门把手,刚想推门,却听里面的瑟兰道“安折在哪”

  “和我一起转移了。”博士道“你找他么”

  “他一直跟着你”瑟兰道“我刚刚接到应急反应部的电话,d1344实验室准备转移的重要样本消失了。”

  “消失”博士说“那个和陆沨有关系的样本那是个很奇怪的东西,如果它先死亡后凭空蒸发,我不会感到惊讶。”

  安折心跳猛地加快了,他手指颤了颤,迅速转身来到走廊另一侧。

  “并不是,”瑟兰道“反应部找我的原因是仪器上记录了几条早上六点的操作信息,操作人是上校。安折在哪我得找他。”

  “他去接水了。”博士道。

  “谢谢。”一声门响,瑟兰走了出去。

  安折站在拐角处的墙壁后,他握紧了手中的水杯。

  他知道有一天会被发现,但不知道这一天来得这么快。

  茶水间里那两位研究员见过他,很快,瑟兰就会往这里来找他不能被找到。

  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后,安折望向走廊四周,寻找能够用到的通风口,但他随即意识到,自己一旦变成菌丝衣服、id卡都只能留在这里,作为确凿的证据。

  他胸膛起伏了几下,短短一秒钟内做出决断,转身朝这条辅助走廊的尽头杂物间跑去。那里有个半开的小门,通往应急楼道,那里不会很快被找到楼梯在22层有另一个出口,他和莉莉走过一次,只要找到原来那个露台,就能离开这栋建筑或者,或者找个隐蔽的地方藏起来,但必须离开6层,越远越好。

  安折顺利找到了那个小门,他进去,来到那个阴暗的楼梯间,开始向上爬楼。这地方好像离建筑的外壁很近,风声巨大,并荡起悠长不绝的回音,空气很热是会令人类窒息的湿热。

  黑暗中除了风声听不到别的,他撞上了一个矮小的东西。

  安折的第一反应是这里潜藏着非人的怪物,但是下一刻他的手指摸到了光滑的人类的头发,听到了小孩子恐惧的剧烈喘息声。

  他迟疑了一下“莉莉”

  “安折”莉莉也喊了一声。

  “是我。”安折道。

  “你来了”莉莉道“我我听说双子塔开始转移了,我正想去找你,司南呢司南转移了吗”

  “我不知道。”安折说“他们说重要的样本也会转移过来。”

  说出这话的下一秒,他忽然想起,现在异种和怪物能够无接触感染了,灯塔不一定会让司南进入伊甸园。

  但莉莉好像松了口气“司南肯定很重要。”

  她惊魂甫定,靠在楼梯上好一会儿,才又道“你也来找我吗”

  “没有,”安折思索措辞,道“我来这里躲一下。”

  “有人在抓你吗”莉莉问,她又道“这里很安全的。”

  安折知道莉莉是个和其它人类不一样的孩子。

  “我在这里待几天,”他摸了摸莉莉的头发“可以不要告诉其它人吗”

  下一刻,楼梯间亮如白昼,刺眼的白色灯光打在了他和莉莉的身上,莉莉下意识尖叫了一下,往他身上靠,他伸手护住了这个小女孩,然后抬头。

  雪亮的灯光处,站着一袭白色长裙的陆夫人,他们在灯塔有过一面之缘。

  陆夫人身边是两位打着强光手电的伊甸园工作人员。

  “莉莉。”陆夫人的声音微带责备,她明明是对莉莉说话,目光却看向安折“这个时候了,为什么还在乱跑”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