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蘑菇 第40章第40章

小说:小蘑菇 作者:一十四洲 更新时间:2020-02-24 23:46:1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安折做梦了。

  他好像站在黑水横流的深渊上方,面前是无边无际的空旷世界。危险的气息像一只手攫住了他,远方黑暗中一定有什么东西在注视着自己,他喘不过气来。

  他觉得危险,下意识环视四周,并向后退了两步,危险的注视里,他想找什么人,或者靠近什么人来获取安全感。

  于是他的手不安地动了一下,轻轻抓住陆沨的袖角。

  他呼吸微微急促,像是害怕了。

  陆沨合上银色冷箱的箱盖,将空掉的一次性针管丢进了床头的垃圾桶,并把枪放回床头触手可及的地方。

  做完这一切后,安折原本有些急促的呼吸已经平复下来,但漂亮的眉仍微微蹙着。

  他的脖颈一侧沁出了一颗微小的鲜红血珠,不过三分钟,那血珠就凝固成了一个红色的小点,是个针孔,但被注射进去的东西不会对他的身体造成这枚血点之外的任何损伤。

  他整个人像个皮毛柔软的小动物,一种脆弱的安逸,好像很容易被摧毁得彻彻底底,又好像很容易就能够被保护得滴水不漏。

  陆沨面无表情看着他,良久,他伸出手,指尖停留在安折眉心温热的皮肤上,像蜻蜓停在水面那双蹙起的眉缓缓舒展开,不过三分钟后,他又像最开始那样安然睡着了,

  安折醒来的时候整个房间已经亮了,是上午点那种亮度,对迟到的恐慌让他彻底清醒过来。

  然后他发现昨晚他用来裹住自己的毛巾已经散开,往下滑落不少,离开了他的肩背。

  而他的手紧紧抓着某个人类的衣角,整个人靠在这个人类的身上,脸靠着他的肩膀。

  假如这个人是瑟兰,安折会用符合人类礼仪的方式给他道歉。

  假如这个人是柯林,安折会立刻火速离开。手机端sm..

  但是这个人是某位经常凶他的陆姓上校。

  安折悄悄松手,然后抬头,看向他。

  但是陆沨这次居然没有凶他。

  这个人伸手,拉起被子把他露在外面的手臂和肩头重新盖好,然后淡淡道“八点半了。”

  今天安折的工作地点仍然是灯塔,但工作内容十分枯燥无聊。而陆沨这人今天也好像没有正经的工作,一直和他待在一起,整个实验室的画面可以概括为司南看莉莉,莉莉看司南,他看莉莉,陆沨看他。

  半天下来,司南的情况居然出现了稳定的好转,脑电波平稳的时间从短暂的一两秒提高到了能持续稳定四秒,在这短暂清醒的时间内他会有规律地敲击玻璃墙,像是在告诉莉莉他一直在。博士听到结果,很高兴,说自己暂时走不开,让他们自行继续。

  而在司南完全失去神智的那些时候,莉莉会和安折说一些话。

  “我还是想飞出去。”她道“外面好大。”

  安折“你们不能出去吗”

  “不能的,他们说外面太危险了。”莉莉道“我小时候,求他们放我出去五分钟,但他们不答应。我每天都和他们生气。”

  “夫人就会安慰我不要和他们计较。她说整个基地都是伊甸园的孩子,孩子有时候会任性,有时候会反过来伤害他的母亲,但都是可以理解的。更何况,我们吃的东西,住的地方,用的电,都是基地的东西。”莉莉叹了一口气,但这个动作由一个还在幼崽的年纪的小女孩做出来,未免有些不合时宜。

  安折摸了摸她的头。

  “只有陆夫人可以去外面,她是科学家。”莉莉继续道“我也想当科学家。”

  “我听她们说,以前胚胎至少要在体内生长五个月才能取出,很痛苦。但夫人和灯塔的研究组一直在缩短这个时间,现在只需要一个月了。”

  安折静静听着她说话。

  就在这时,陆沨的通讯器响了,他接起来,安折隐约听见对面在说一些“样本”“生长”“核实”之类的话。

  挂断通话后,陆沨对他道“我出去一下。”

  安折“嗯,”

  等陆沨的脚步声在走廊里远去,莉莉忽然往他这里靠了靠,用一种神秘的语气道“陆上校是夫人的孩子,你知道么”

  安折看向这个女孩,两天的接触下来,她活泼了许多。

  他说“你连这个都知道么”

  “因为我聪明。”莉莉微微扬起下巴“她们只会睡觉,但我什么都知道。”

  对于之前的她说的那些话,安折并没有太大兴趣,但是提到陆沨,他又生气了一些好奇,他问“你都知道什么”

  “夫人的通讯器里一直存着上校的照片,我见过。”莉莉在椅子上晃荡着小腿,道“她们说,上校才是夫人真正的孩子,因为他没有用机器辅助培育。”

  安折想,陆沨和陆夫人的关系确实很特殊,伊甸园的孩子们并不知道自己的父母到底是谁,唯一从出生起就伴随他们的只有id卡的号码。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就听莉莉继续道“好像有两个原因,第一个是上校那时候状态不稳定,不适合体外培养。另一个,大家也只是猜想。”

  安折“是什么”

  “夫人在伊甸园外面待过,后来,她也要去灯塔开会,要和外面的人交涉,她能出去。我猜夫人和外面的人相爱过,说不定,陆上校就是夫人和她的爱人的孩子。”

  讲到这里,莉莉托腮看着安折“你是陆上校的爱人么”

  安折思索了一会儿这个词语的含义,然后摇了摇头。

  “那你缴纳过精子么你好像已经成年了。”莉莉道“虽然你没有爱人,但说不定你已经有孩子了。”

  “没有,”安折蹙眉,道“但是”

  “但是什么”

  安折缓缓摇了摇头,没再说话。

  他没有人类意义上的孩子,但他又他的孢子,他不知道现在在哪里的孢子。

  贸然向陆沨询问,他害怕暴露自己异种的身份。

  继续进入通风管道寻找,又随时有迷路和暴露的危险。

  他唯一知道的是,根据陆沨的手册,孢子大概率就在灯塔里而他现在身处灯塔,面对那些复杂的权限门和保密实验室,根本不知道该怎样去找。

  明明他和孢子可能已经离得很近了。

  在灯塔的这两天,每次想到这个,安折都感到难过。

  莉莉道“你不高兴么”

  安折“嗯。”

  他不是一只完整的蘑菇,一只不完整的蘑菇无论如何都高兴不起来。

  就在这时,轻轻的叩击声又响起来,司南恢复神智了莉莉立刻抛下他,去到司南面前了。

  安折更加沮丧。

  就在这时,走廊里响起脚步声,是陆沨和博士一起回来。

  博士正在和陆沨说话“你对它做过什么”

  陆沨“我能对它做什么”

  “它一直像死了一样毫无动静,直到你频繁待在灯塔的这两天,突然开始生长,我觉得不是巧合。”

  “而且,它被泡在营养液里,一直无规律悬浮,为什么你到了培养舱旁边,就漂过来靠近你”

  陆沨冷淡回复他“这不是你们该研究的吗”

  “你首先得足够的信息给我们,你和它有什么特殊的联系。”

  “我把它取下来,封存,送进灯塔。”陆沨的语气逐渐冷淡,这是他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的征兆“没有了。”

  “这是个重点项目,你得配合那边的研究。”

  “随意。”

  声音逐渐近了,他们两个回到实验室。博士走回仪器旁边,陆沨从安折背包里拿出那本基地军备图鉴翻看,打发时间。

  回想他们刚才的对话,安折逐渐感到一丝狐疑。

  他缓缓看向陆沨。

  陆沨感觉到了他的目光,从书页上抬头,和他对视。

  安折看着他“你去做什么了”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