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蘑菇 第38章第38章

小说:小蘑菇 作者:一十四洲 更新时间:2020-02-24 23:46:1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在陆沨的车上,安折睡着了。

  他醒来的契机是直觉中感到危险,然后一睁眼,发现车已经停在灯塔的门口,而上校已经打开了他那边的车门,正居高临下打量着他。

  “你昨晚没有睡觉么”上校的声音冷得能够结冰。

  安折还处在失智的状态中,他揉了揉眼睛,让自己清醒,然后下车。

  结果,因为困得东倒西歪,没站稳,整个人往前栽在了陆沨身上。

  一双有力的手臂扶住了他,安折终于站稳了,没有摔倒,但也清醒了不少。

  灯塔内部,一如既往安静而繁忙。他们走在一层的走廊上时,正有四个士兵抬两具覆盖着白布的尸体路过,瑟兰跟在他们身边,他脸色略微有些苍白,看到陆沨的时候,简单说了一句“实验事故,暴露了。”

  陆沨略一颔首,带安折上了十层的电梯。

  纪博士在十层走廊中央站着“你们来了。”

  陆沨道“什么事”

  “借你家小可爱用一用。”博士转向安折道“跟我来。”

  安折并不认为自己成为了陆沨家的所有物,但他还是跟上了。

  博士带他来到了那个熟悉的实验室,司南被关起来的地方。

  透过透明的玻璃气密墙,安折看见了司南。

  但也不是司南。

  安折走到玻璃墙前。

  里面是一只黑色的黑色的昆虫。

  它比司南原本的体型大了一些,有半个成年人的身体那么大。

  头颅顶端两只黑色的复眼,灯光下流淌着暗银的色泽。两只复眼之间,头顶上,伸出一对细长的触角,背部拖着半透明的长长翅膀,它的腹部细长,覆盖着一些深灰色的绒毛,同样的绒毛也覆盖在它的螯肢上。

  像一只蜂。

  此时此刻,它正在这片透明的囚笼中乱飞乱撞,身体不断地撞击着玻璃墙,似乎想要逃出,但它的胸腹、四肢又在不停地摇晃颤抖,像是正承受着莫大的痛苦。

  “它情况异常,脑电波也和数据库中的遗以往记录有很大出入,我怀疑它还保有一部分人类的意识,并且,他正在与异种的本能进行抗争。”博士道“但是我们任何人都无法与它进行有效沟通,所以想请你来试试。”

  安折就这样重新站在了通讯器前。

  “司南。”他道。

  司南的鞘翅翕动,摩擦出沙沙的声响,他似乎什么都没有听见,仍然在整个空间里胡乱飞舞。

  但安折确信有一个瞬间,那双长有复眼的头颅朝他这边看了一眼。

  “司南,”他道“你记得莉莉吗”

  沙沙声有短暂的静止,片刻过后,这只灰蜂更加猛烈地撞击着玻璃墙。

  他看着司南,轻轻道“你有什么想对她说的话吗”

  司南的翅膀疯狂震颤,但他已经失去人类的发声器官,呈现给博士的只有电波图上毫无规律的波谷和波峰。

  纪博士道“电波有变化,他听得懂。莉莉是谁”

  安折目光微微茫然。

  他和莉莉的对话是无人知晓的秘密,但是现在别无他法。

  一个小时后,实验室的门被轻轻敲响。

  安折转头。

  映入他眼帘的首先是一袭雪白的裙摆。

  “陆夫人”纪博士声音微微讶异,“您怎么来了”

  安折抬起头,进入门内的是一位姿态优雅温和的女士。

  她有黑色的长发,在脑后松松挽成髻,带着淡蓝色的口罩,安折只能看见一双温柔的黑色眼睛。

  她体态微微丰满,这让她的气质更加慈和。

  而她右手牵着的那个女孩正是莉莉,身旁则一左一右跟着两个伊甸园的工作人员。

  “伊甸园最近三个月的畸变率升高,我必须亲手将报告递交灯塔,请他们再做定夺。”她道“恰好接到灯塔想要莉莉协助某项工作的申请,我顺路将她送过来。”

  纪博士道“麻烦您了。”

  “这是一次破格外出,”陆夫人将莉莉交到纪博士手上“请善待她。”

  “请您放心。”

  他们交接完毕,陆夫人缓缓转头。

  房间一侧是陆沨,他从实验室门被打开后就看向了她。

  “你也在这里。”她道。

  陆沨微微垂眼,道“母亲。”

  “看来是很重要的研究。”陆夫人看着他。

  此时他们一个在房门口,一个在房间对角线的角落,目光相触,陆夫人神态温柔,陆沨目光平静。

  安折目睹这一幕,一种直觉告诉他这场对视中有一些不为人知的暗流涌动,但他看不懂。

  大约十秒钟后,陆夫人道“我该走了。”

  两个工作人员中的一个搀住她转身,他们两个把她保护得滴水不漏。

  脚步声远去,纪博士关上门。

  “今年是陆夫人为伊甸园工作的第三十五年了。”他的目光似乎怅惘“她真是一位伟大的女性,你怎么不和她多说两句话”

  陆沨目光望着那扇紧闭的银色大门“我们很久没有见过了。”

  “那更应该和她多说几句话才对,难道这些年在审判庭的工作已经让你冷血无情到了这个地步么”纪博士道“记得我小时候还帮你弄乱了二十层的监控,让你能经常跑去见她夫人给我的糖很好吃。”

  “纪博士,”陆沨淡淡道,“少说话对你没有坏处。”

  纪博士耸了耸肩。

  三秒钟后,他又突然道“我那时候做得真是无缝。你说,这么多年过去了,监控修好了没”

  陆沨看着莉莉,有看向正看着莉莉的安折,道“看来没有。”

  莉莉已经趴在了玻璃墙上。

  她的眼睛望向了玻璃后面的蜂状异种,总是无神的瞳孔里破天荒出现一种见到新鲜事物的欣悦“这是蜜蜂吗”

  那只灰蜂趴在玻璃墙壁上,与她相对,它的动作终于有了短暂的静止,然而片刻后又陷入痛苦的抽搐中。

  “它看起来很疼。”莉莉看向安折,她显然认出了他,问他“是你要我过来看蜜蜂吗”

  安折低声道“它是司南。”

  莉莉愣了愣,就当安折以为她要露出悲伤的神情时,她却突然笑了起来。

  “司南。”她隔着玻璃墙,对那只灰蜂道“你会飞了。”

  她眼中没有恐惧,没有陌生。她没有见过怪物杀人的场景,也没有接受过远离异种的告诫。蜂与人在孩子眼里没什么不同。

  她甚至没有因为司南突然变成了一只蜂而感到惊讶大概是因为,在幼崽的眼中,整个世界就是这样变幻莫测。

  “又乱了,”博士看着仪器,“但是刚才有三秒钟,它的电波及其接近人类。”

  纪博士拍了拍莉莉的肩膀“莉莉,帮我们一个忙。”

  莉莉“什么忙”

  “司南的意识正在和蜜蜂的意识战斗,或许你能帮他清醒过来,你能一直陪他说话吗”

  “能,”莉莉道,“能把我也变成蜜蜂吗”

  “如果你也变成了蜜蜂,伊甸园会枪毙我的。”博士道“如果你能和他交流就更好了,我们得知道他到底是怎么被感染的,那个感染源就在伊甸园里,但至今没有被找到。只有尽快找到它,才能确保主城的安全。”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好,”莉莉把手贴在玻璃墙上,“那你们给我报酬吗”

  纪博士温声道“你想要什么”

  “我不想待在二十层,”莉莉把脸颊贴在玻璃上,“你们可以救我出来吗”

  “抱歉。”博士道“这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围。”

  “好吧,我猜到了。”莉莉重新看回那只灰蜂“我会努力的。”

  她确实进行了整整一个下午的努力,但司南的状况时好时坏,仅仅有几次给出了正常的反馈,但根据纪博士的说法,情况比之前好多了,他决定明天继续邀请莉莉过来。

  而博士另有其它繁忙的研究任务,莉莉又不爱和其它人交流,所以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安折也要在灯塔陪莉莉和司南沟通。

  晚上七点,莉莉作为一个孩子的体力和精力已经耗尽,她被送回伊甸园,安折也可以下班了。

  中午在车上睡着,被陆沨凶了一次,这次他吸取教训,清醒地度过了全程,清醒地下车,清醒地和陆沨搭乘同一辆电梯到达37层。

  同样,他也清醒地面对着自己的房门。

  紧闭的房门。

  一秒,两秒,三秒。

  直到陆沨微微带笑的嗓音在他身后响起“怎么不进去”

  安折深吸一口气。

  昨晚贸然钻进管道是他这辈子做过的最错误的两个决定之一,另外一个决定是2月14日的晚上去那片有风的旷野打滚。

  他很后悔。

  上校当然明白他所面临的困境,他淡淡道“主城城务所可以补办id卡,时长三天,自己找地方住。”

  说完,他从容地刷开了自己的房门,走了进去,并作势关门。

  就见对面的安折转身看着他,眉头微蹙,轻轻咬着下嘴唇,一副纠结模样,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但陆沨没有说话,只淡淡看着他。

  时间静静过去。

  就见安折竟然转身按下电梯按钮。首发..m..

  “那我去找瑟兰吧。”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