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蘑菇 第32章第32章

小说:小蘑菇 作者:一十四洲 更新时间:2020-02-24 23:46:1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初步感染,感染进程20个单位,13个动物性靶点,指向节肢类变异。”博士拿着厚厚一沓报告单走过来,往陆沨面前一放“你怎么走到哪里,哪里就有异种”

  陆沨拿起报告单。

  博士抱臂道“你竟然没有当场击毙他。”

  “我不熟悉小孩的感染特征。”陆沨道。

  “那不杀了,留给我当样本吧。”

  “随意。”

  “节肢类变异,没什么可说的。”博士看向他手里那叠报告单“准备开会吧,主城竟然出现感染了,还是伊甸园的孩子,我已经上报了,不是小事。”

  “节肢类。”陆沨淡淡道道“和之前的外城事件有联系吗”

  “外城虫潮事件今天刚出了最终调查结果,定性为繁殖季压力下变异昆虫的一次集体行为。”博士声音很低,神情严肃“但是我们不知道,它们到底是通过怎样的方式联系在了一起,又是否有指挥者角色存在。”

  “但是主城从上到下固若金汤,外面的东西进不来。”他深呼吸一口气,边闭眼思索,边道“即使主城出事,也该是灯塔的异种样本越狱了。为什么是伊甸园的孩子”

  陆沨将报告单看过一遍,看向安折。

  作为司南的老师,安折有责任和他们一起来到灯塔。

  “他去过哪里”陆沨问。

  “一直和其它孩子待在一起。”安折道“昨晚我下班的时候,他们正在一起看新闻,睡觉。今天上午在教室考试,下午在基地。”

  陆沨道“联系他的老师和生活老师。”

  安折应了一声。

  给林佐打完电话说明事态后,他想了想,道“我可以去问他他很聪明。”

  陆沨“嗯”了一声。

  于是安折走到玻璃密封门前作为被感染者,司南和其它人隔离起来了,他现在的所在是个银白色的实验室。

  实验室里,一个很小的身影。司南一个人坐在银白色解剖台上,微微低着头,他仍然是那副表情,似乎外面发生的一切都和自己没关系。

  安折身后传来响动,陆沨的通讯器疯狂响着,足见事态的严重,仅仅在这两三分钟间,已经有三拨人来这里找他,他对博士说了一句什么,起身往走廊外去了。

  门内门外有传声装置,安折拿起通话仪“司南。”

  司南看向他。

  “你知道自己怎么了吗”安折问。

  司南点了点头。

  “那你知道原因吗”安折道“你在伊甸园遇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吗”

  司南乌黑的眼瞳直勾勾看着他,那目光似乎要把他穿透。

  这一刻安折忽然明白了为什么异种和人有肉眼可以辨别的不同那样的眼神,就像一只,一只不同于人的东西。假如这样一双眼睛存在于一只深渊的怪物身上,那他丝毫不会感到违和。

  长达一分钟的沉默后,司南道“没有。”

  “再想一下。”安折努力引导着这个幼崽“你昨天去做了什么一直和班里的同学待在一起吗”

  司南只是用那种漆黑的目光看着他,无论安折问什么,他都不再开口。

  就在这边陷入僵持的时候,博士的通讯器也响了,安折看过去。

  博士按下了免提,林佐的声音传过来,他的语调很平稳,但语速极快,安折知道这是人类强作镇定的表现。

  “我们调取了三天以内的全部录像,他一直和其它人在一起。上厕所和偶尔自由活动时间会离开监控范围,这是正常情况。离开时间最长不超过三分钟,他只能在我们这一层的走廊里活动。”林佐道“伊甸园没有任何异常,他会不会是在去训练基地的路上,或者在训练基地被感染的我听说孩子的感染爆发速度会比成年人快得多。”

  “很抱歉,林先生。虽然孩子的感染速度快于成年人,但根据他组织细胞的形态变化程度,被感染至少是十五到二十小时之前的事情了。”

  林佐那边沉默了一会儿,道“这样的话,他确实是在伊甸园被感染的但是伊甸园的其它孩子和老师都很正常,没有出现任何感染的迹象。”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请您不要恐慌。”博士道“我们正在等待上级的进一步命令。最迟三点钟,灯塔就会和审判庭联合对那段时间在六层活动过的孩子进行感染筛查,请您准备配合工作。”

  林佐道“好。”

  “谢谢理解,如果没有别的事情的话”博士道。

  林佐“等等。”

  博士“您有别的线索吗”

  “不是线索,但希望对您有帮助。”林佐道“司南一直是个很奇怪的孩子他的智商非常高,但精神状态一直非常游离。我是看着他长大的,我确定他的认知或者感官,和其它孩子有不一样的地方。”

  “谢谢告知,我会研究的。”博士道“审判者回来了,我们即将出发,见面后细谈。”

  林佐道“好的。”

  陆沨走回房间。

  “怎么样”博士问。

  “伊甸园和训练基地已经戒严了。”陆沨道“正在清点人数,我们十分钟后出发。”

  “好。”博士道。

  陆沨抬眼看向实验室里的司南“你们怎么样了”

  博士耸了耸肩。

  陆沨向前走去,站在安折旁边。

  司南的眼珠缓缓转向陆沨,这时安折发现他原本边缘清晰的黑眼珠隐隐有向外晕散的趋势,是放射状的,像蛛网向外延伸的蛛丝。

  陆沨道“10小时。”

  安折怔了怔,他知道陆沨的意思10小时之内,司南就会从一个人类的幼崽,彻底蜕变为没有理智的怪物。

  他试图再和司南产生一点沟通,喊了一声他的名字。

  却见司南的目光死死停留在陆沨身上不动,陆沨回视。

  司南张了张嘴。

  孩子稚嫩的嗓音,却用冰冷的语调一字一句吐出了五个字。

  “你们都会死。”

  陆沨笑了笑。

  他从安折手中拿起通话仪。

  “没有人不会死。”他道“人类会活着。”

  说罢,他将通话仪挂回原处,转身走开。

  安折比较了一下,论起冷冰冰的表情和语调,还是上校更胜一筹。

  几个科研人员接管了司南,隔断门升起来。博士道“这孩子很怪。”

  陆沨“我调人审问。”

  博士“有劳。”

  就在此时,那种风声又在安折耳边响起。他环视四周,在天花板和墙壁的交界处发现了一个同样隐蔽的圆洞。

  “陆沨,”安折轻轻拽住了陆沨的袖角,“那是什么”

  陆沨循着他的目光往天花板看去,淡淡道“通风口。”

  安折眨了眨眼睛。

  “没见过”博士道“外城没有,因为是外城后来才建成的。”

  博士向来愿意向人解释知识,于是安折继续问“它是做什么的”

  “送风。”博士的回答很简单,接着,他解释道“主城建设的时候磁场还没彻底消失,人类工业能力还在巅峰期,为了建造一个能最大限度抵抗宇宙辐射和太阳风的基地,所有建筑的墙体都是普通建筑的四五倍厚,材料是特殊材料。全封闭式,靠通风系统干净空气。”

  “主城能活下来,通风系统至少能领一等功。”他笑了笑“人造磁极建成后,各种变异开始。驱散仪还没有发明出来的时候,昆虫无孔不入,主城在通风系统的入风口和出风口增添三层过滤和绞杀系统,保证没有一只虫子能从空气里飞进来。”

  “所以说,无论怎样,只要我们控制好城门的进出。主城就是绝对安全的。”他一边在电脑上敲下一封邮件,一边近乎自自语道“到底为什么会出现感染事件这根本说不通,而且伊甸园其它孩子都没事。”

  说到这里,他动作顿了顿,看向陆沨“我听说伊甸园昨天逃出了一个女孩。”

  “我问过了。”陆沨道“那个女孩一切正常。”

  博士的眉头蹙得更深,在键盘上噼里啪啦敲下一些信息。

  陆沨看着电脑屏幕“你在和地下城基地联系”

  “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情,我有点害怕。”博士深呼吸一口气,道“我想知道北美那边的怪物进化到什么程度了。不过我们两个基地间的应急频道从来都是听天由命,几乎注定不会等到结果。”

  说罢,他点击发送,这时安折看到他又将同样的文件发送给了另一个备注为“研究所”的收件人。

  “好了。”博士关掉界面,道“我去协调仪器。”

  陆沨“我先去伊甸园。”

  灯塔的走廊长而白,被冷光照亮,走廊里有茶水间,他们推门出去的时候,两个白大褂研究员正在茶水间接吻,听到外面的脚步声后,其中一个抱着另一个一转,身影隐没在茶水间的深处。

  这一场景似乎引起了陆沨的反感,他微蹙眉,道“你们的纪律呢”

  “没有办法。”博士道“我们研究得越多,就越失望。灯塔现在从上到下蔓延着及时行乐的气息,你不能拿军队的纪律要求我们。我自己有时候也会感到绝望。”

  陆沨没说什么,转角处,他带着安折走向和博士不同的方向。

  接下来的一个下午安折都盲目跟着陆沨,原因是他不知道自己该去哪他只能算是伊甸园的临时工,因此没有接到任何命令或指示。不过,陆沨被他跟着,似乎也没有感到不悦。甚至,这人挨个排查伊甸园孩子的时候,还让他去大厅休息一会。

  于是安折留在走廊大厅的沙发上看书,他对面的墙壁上又是“人类利益高于一切”的血红色标语。下午四点的时候,博士也带人来到了伊甸园,他精神有点萎靡,带着几名手下在大厅启动了检测仪器。

  瑟兰被陆沨派来配合博士的工作。

  年轻审判官看到大厅中央的仪器,微微蹙眉“只有一台”

  “不然呢”博士道“另一台留在主城入口,接收回城的原外城佣兵。”

  “也就是说整个基地目前只有两台仪器”瑟兰道。

  “宝贝,你对我们目前的工业生产能力有什么误解吗”博士道“检测仪这种高精度大型仪器,两台已经是极限了。”

  瑟兰“抱歉。”

  “没事。”博士道“你们先过一遍,我们再用仪器慢慢筛查。”

  瑟兰认真道“审判庭并未针对孩童进行过特殊训练。”

  博士“我相信审判者的眼力,他一定能揪出来别的感染体。”

  说话间,陆沨的脚步传出来。

  “五、六、七层排查完毕。”陆沨正在对通讯器说话“未发现疑似感染者。”

  安折看见博士调试仪器操纵杆的手颤了颤。

  陆沨走过他身边“这边交给你们了。”

  博士的脸色不知为何有些苍白,他道“好。”

  说完,又道“灯塔异种样本多,伊甸园出现感染,我怕灯塔也出事。可以向统战中心申请借调审判庭驻扎么”

  陆沨“我的权限等级”

  博士道“你和我同权限。”

  陆沨“好。”

  他走到电梯口。

  安折默默目送他。

  就见这人回头看他一眼。

  那眼神里写着,过来。

  安折放下手中书,乖乖跟上去了。

  就在这时。

  “陆沨。”博士突然道。

  陆沨没有回头“怎么了”

  安折微微转身,看见博士正望着这边,他蔚蓝色的眼瞳里有一丝茫然无措的神色,眼眶微红。

  “一百年前,人们受伤后只有百分之三十的感染率,轻微的抓伤和刺伤根本不会变异。但是这些年来,情况一直在恶化。尤其在今年,感染率陡增,你也知道,连一个针眼大小的伤口都能感染。我一直在想,是否会有这样一天,我们什么都不做,基因也会错乱,变成异种。”手机端sm..

  陆沨没有动,也没有说话,叮一声响,电梯到达,银色的厢门平滑打开。

  博士的声音微带颤抖“伊甸园没有怪物也没有异种,这孩子的感染是无缘无故发生的,我们至今不知道造成感染的东西是什么,它靠什么传播。灯塔抓不到那个病毒,也不知道怎么防御。假如那些东西已经像一场流行病一样爬到了我们身边最脆弱的孩子因为个人体质首先感染。”

  他喘了一口气,道“那我们到底要怎么办”

  “纪博士。”陆沨声音冷寒“你动摇了。”

  说罢,他右手按住安折肩头,带他头也不回向电梯走去。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