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蘑菇 第23章第23章

小说:小蘑菇 作者:一十四洲 更新时间:2020-02-24 23:46:11 源网站:网络小说
  “我没有。”安折小声道。

  他把工作手册递给陆沨,陆沨微挑眉,接下了。

  “还有衣服。”他将大衣脱下来,也递给陆沨,道“谢谢您。”

  陆沨将衣服搭在手肘上,低头看安折。

  “不用等我。”他道“直接放在城门就行。”

  安折没回答。他和陆沨对视了几秒,小心翼翼道“您还好吗”

  陆沨转开目光“还好。”

  他语气淡淡,仿佛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

  安折“哦。”

  他继续问“您要去哪”

  陆沨看向了他,那双带着审视的冷绿眼睛总让安折想到一些寒冷的东西,再加上夜晚城市里浩荡的凉风,刚刚离开温暖大衣的他微微瑟缩了一下。

  陆沨伸手,把大衣丢回安折怀里。更新最快s..sm..

  “不知道。”他道“先送你回去。”

  安折抱起衣服,重新给自己披上。穿好后,陆沨抬腿往前方走去,他跟上。

  两侧是游i行的人群分开的道路,他们神情严肃,嘴角绷紧下垂,手中的标语和传单还没有放下,纸张被夜风吹动,唰啦啦作响。

  每一个人都沉默注视着他们,一个紧绷的姿态,绿、紫和橙色的极光照在他们脸上,与皮肤混合成一种奇异的金属色泽。

  从那些眼睛里,安折看见鲜明的仇恨和警惕的戒备如果不是顾忌陆沨随身的枪和随时杀人的特权,他们好像什么都能做出来。

  同样的目光也落在了安折身上,甚至可以说他们中的一大部分都在看他,安折不由自主往陆沨身边靠了靠他知道陆沨为什么要送自己回去了。

  所幸人群的规模虽然不小,但比起整座城市来又不能算大,不出五分钟,他们穿过了示威区域,踏上了居住区的道路。

  居住区林立的建筑物被极光在地上照出黑沉沉的影子,灰白色的水泥道路被光和影子分割成黑与灰的斑块,他和陆沨的影子也长长投在地面上,与那些无规律的斑块层层堆叠。

  安折不知道该和陆沨说些什么,陆沨也没有主动开口。

  虽然是夜里,但这地方也并不宁静。一辆军方的大卡车轰隆隆从他们身侧驶过,停在道路的分叉口,车门打开,城门进来避难的居民被放出,由一队士兵和一位穿白衬衫、拿记录本的城务所工作人员领着进入建筑物内安置。

  一个男人问士兵“得避难多久”

  士兵道“看情况。”

  又有一位居民问“我听说就6区没事,能保证6区一直安全吗”

  士兵道“没有确切消息,等灯塔出研究报告。”

  “那”有人还想问些什么,但立即被士兵打断“都跟我走,快。”

  杂沓脚步声响起,他们进入了建筑物里。

  安折抬头看向楼体右上方的标号,这是55号楼。

  陆沨脚步没停,他也没停,再往前走三十米,就来到了56号建筑前。

  56号

  安折心中有什么东西被触动了一下,抬头望着标号,又望向楼中央黑洞洞的单元门。

  这片区域离隔离门口很近,军方已经开始在55号建筑安置人员了,那么很快也会轮到56号。

  陆沨的声音响起“想去”

  安折摇头。

  陆沨语气平铺直叙“想去就去。”

  安折“。”

  他怀疑审判者和审判官们受过读心术的训练。

  他说“那走吧。”

  陆沨转了方向,朝56号建筑走去,安折和他并肩走着,边走,边从衣服口袋里取出一枚id卡。卡面上印着一串数字3260563209,代表56号建筑3单元2楼09号房间。

  这不是安折的房间,这枚id卡也不是他的那枚它属于范斯,那个将他带到北方基地的人。

  那一天,范斯的尸体被抬走后,士兵将这枚id卡作为遗物交给了安折,从那以后他一直将它带在身上。

  安折用这枚id卡刷开了房门它还没有失效,说明基地尚未把这间屋子的使用权收回。他走了进去,拧开灯,这是个简单的房间,被子随意堆在床上,仿佛主人刚刚起床离开。桌面上放着一些生活用品,水杯、烟盒和打火机这就是范斯的家了。

  距离范斯死去已经有一个月,安折有时会想起他,但也仅限于想起。然而就在今天,目睹那么多人的死亡和恐惧之后,再路过56号建筑时,他忽然明白了范斯为什么说,人们之所以在受伤后仍然抱有侥幸,是因为想回家。

  人类想回到一个地方的心情和他们畏惧死亡、想要活着的心情没有什么区别,因为他们会有一些留恋的东西。

  安折这样想着,将id卡轻轻压在了烟盒下他记得范斯是爱抽烟的。

  做完这一切,他转身离开这里,陆沨倚在门框旁等着他。

  他的目光仿佛一片下坠的雪花,落在安折身上,似乎和往日有所不同。推荐阅读sm..s..

  安折问“您怎么了”

  “我主观相信你是人类了。”陆沨转身走出去,道。

  安折默默跟上,不想吱声审判者果然一直、持续、时时刻刻在怀疑他不是人。

  回到路上的时候,陆沨的通讯器响了,里面传来博士的声音。

  “检测仪投入到城门的审判过程了,居民情绪得到一定安抚。明天灯塔还会调来五台仪器,但速度还是有些跟不上,上校,您可能还是得回来。”

  “我知道。”陆沨声音冷淡“白天我会回去。”

  “谢谢,您今晚好好休息。”博士顿了顿,又道“霍华德所长死了,接下来怎么办外城只剩下您一位有执行权的上校了。城务所的上校是文职,光是紧急物资调配都够让他把头发掉完了。”

  “审判庭会临时接管城防所,全部兵力暂时投入救援工作。”陆沨道“审判日结束后,希望灯塔能协助我们制定重启各处驱散仪的方案。”

  博士道“当然。”

  陆沨挂了通讯,开始拨通另外的通讯,向审判庭安排事务,安折悄悄竖起耳朵听着,审判者的措辞一如既往简单明了,语气也一如既往冷淡利落。今晚发生了很多事情,但陆沨好像还是那个陆沨。

  安折转头看着他的侧脸,听博士的意思,这人明天还是要回到城门,而他本人也默认自己要回去。那位年轻的审判官说,上校对抗着的是一些难以想象的庞然大物或许,陆沨已经习惯了。

  他今晚唯一失常的举动,就是转身离开了那里。

  等电话打完,117号建筑也到了,陆沨好像比他还认得路,他们两个顺利来到了14号门。开灯后,门内一切如常,只是墙边少了一样东西。

  但就算给安折十个胆子,他也不敢问那个人偶被缴获后,现在在哪。

  安折问门口的陆沨“您要进来坐吗”

  “不用了。”陆沨道“你休息吧。”

  安折迟疑了一会儿,问“那您去哪”

  陆沨微微蹙了蹙眉,似乎在思索。

  短暂的思索后,他道“不知道。”

  通讯器屏幕上显示现在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安折数了数时间,得出一个结论,上校可能已经快要四十个小时没有休息了。

  他知道今天事发紧急,很多东西都是陆沨和霍华德的临时安排,他们尽力把居民安排进入6区,但是其余的像士兵、审判庭和城防所的工作人员,可能一时间还没有办公室和住所,又或者也只是简单安排在城门附近的居民区休息过夜。

  但他觉得,现在的陆沨,可能并不想回去城门。

  安折很纠结。

  他手指不自觉的扣紧了,抿了抿嘴唇。

  陆沨“怎么了”

  他声音有点低,走廊的灯很暗,或许是光线的作用,他的轮廓也没有平时那么凌厉迫人了。

  安折横下心来。

  就算只是为了孢子,他也得和上校建立好一点的关系。

  “如果如果您没地方去的话。”安折仰头看着陆沨“也可以住在我这里。”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