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初夏顾延爵 第1610章血型对不上

小说:许初夏顾延爵 作者:殷小言 更新时间:2021-09-28 19:07: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曲妈眼看着夏暖暖不相信,而她没什么力气支撑下去了。

  “小姐,我知道你还不相信,但我还要说一句,北北才是夫人的女儿,现在北北还活着,她就是乐雅琳。”

  话音刚落,夏暖暖震惊了。

  尽管她第一次见乐雅琳便觉得眼熟,可是她从来没有往这个方面想过,而且乐雅琳也不认识她。

  “你在说什么?”

  “小姐,你一定要守住你的位置,这样我才可以放心走了。”

  “你怎么知道乐雅琳就是曲北北?”

  她急忙追问。

  “我……”

  曲妈一口气喘不上来。

  “曲妈,你说啊!”

  夏暖暖上前摇晃着她。

  曲妈凝视着夏暖暖,她流下了伤心的眼泪,缓慢地闭上了眼睛。

  “曲妈,你”

  她慌张地松开了手。

  “护士,护士你们快点过来。”

  随后,护士和医生们过来抢救了。

  最后他们失望地走了出去。

  “她,她怎么样了?”

  “夏小姐,真的很抱歉,曲女士没有抢救过来。”

  “……”

  夏暖暖错愕不已。

  曲妈居然真的死了,而她死之前说的那些话,她到现在还不敢相信。

  随后她很快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平日里她对曲妈很刻薄,曲妈一定是在报复她,所以才会那样做的。

  她绝对不能相信曲妈的话,她就是夏家的大小姐,她不可能是个佣人的女儿!

  走廊上,这时候夏父赶了过来。

  “暖暖,原来你在这里!”

  “爹地,你来了。”

  她恍惚地抬起头。

  夏父拉住了她,“暖暖,快点跟我过去吧,你妈咪现在需要输血!”

  紧跟着,夏暖暖被带去输血了。

  然而医生却叫住了他们父女两人。

  “麻烦你们等一下。”

  “医生,怎么了?”

  “夏先生,这位真的是你的女儿吗?”

  医生疑惑地问道。

  “当然了,有什么不对吗?”

  夏父反问。

  夏暖暖:“……”

  为什么医生会说这样的话?

  医生继续说道,“这位小姐和你的夫人血型对不上,这些血根本用不了。”

  “什么?你在说什么?医生你是不是弄错了?”

  夏父惊讶之余,他不敢相信。

  原本他在担心妻子的伤势,这会儿他却得知了这样的消息。

  “夏先生,这位小姐的血型是b型,您夫人的血型是o型。”

  “……”

  这一刻,夏父神色迟疑了。

  他看向夏暖暖,这显然说明她不是他们的女儿。

  “不可能,不可能的!”

  夏暖暖僵在原地,她一时间接受不了。

  原来曲妈说的是真的,她居然不是夏家的孩子,她竟是一个卑微佣人的孩子!

  “暖暖,你——”

  “爹地,不是的,你不要相信这个医生说的,肯定是有人买通了他,我们再换一家医院吧!”

  夏暖暖极力想要挽回局面。

  夏父却摇头了。

  他刚才是看着暖暖走进去的,刚才就只有她一个人的血,这怎么可能弄错呢。

  现在他不该去追问这些事,他只能先稳住妻子的情况了。

  “医生,你赶紧安排能用的血给我妻子吧,你们必须要把她治好!”

  “好的,夏先生。”

  当医生离开后,夏暖暖疯狂地哭喊,“呜呜呜,不会的,不会这样的!”

  “暖暖,你冷静点吧。”

  “呜呜呜呜,爹地!”

  她哭着抱住了夏父。

  此时的她无心去想夏母的伤势了,她担心的是她究竟是不是夏家的孩子,可是医生都那样说了,她该怎么面对这样的处境呢?

  如果说曲北北是夏家的孩子,那她不是高高在上的大小姐,而是要沦为卑微的佣人了!

  她不可一世骄纵了这么多年,她不可能接受这样事实!

  “好了,暖暖你别哭了,我们等你妈咪醒了再说吧。”

  夏父只当她是接受不了。

  作为她的爹地,他安慰地拍着她。

  翌日。

  由于手术很成功,夏母清醒了过来。

  夏暖暖和夏父在病房内守护着。

  她看到妈咪醒了很激动。

  “妈咪,你终于醒了。”

  “暖暖……”

  夏母呼唤着她。

  她扑到病床前,“呜呜呜,妈咪,我真的好害怕啊,幸好你醒了。”

  “好孩子,不哭。”

  夏母轻声安慰着她。

  夏暖暖哭得颤抖,她望着眼前这个女人。

  而她很可能不是她的妈咪,她便哭得更大声了。

  “别哭了,对了,曲妈和司机他们怎么样了?”

  夏母想起了他们。

  他们是一起出车祸的,现在她醒了,那他们呢?

  “这个……”

  夏父有些说不出口。

  毕竟这场车祸,只有夏母一个人活下来了。

  “老爷,怎么了?”

  “妈咪,其实曲妈和司机他们都没抢救过来。”

  夏暖暖咬着嘴唇。

  她忽然有点庆幸,曲妈死了,那就没人知道那件事情了,这样就不会有人威胁她了。

  “怎么会这样——”

  夏母顿时很痛苦。

  这不过是一次买东西的外出,竟然会让他们白白失去了生命。

  而她还活着,她心里充满了愧疚。

  “妈咪,你别难过,只要你活着就可以了,他们的话我们可以补偿啊!”

  夏暖暖握住她的手。

  她在乎的只有妈咪,别人她才不在乎。

  夏母陷入了深深的自责,她想到在夏家干活多年的司机和曲妈,她便觉得愧疚。

  他们在病房里陪了夏母一会儿。

  “我没事了,老爷,你带暖暖回去休息吧。”

  夏母此时还在关心夏暖暖。

  “妈咪,我不想走,我还想陪你。”

  夏暖暖想要继续留下来。

  “暖暖,走吧,别让你妈咪担心了。”

  夏父拍了下她的肩膀。

  “好吧。”

  她恋恋不舍地起身。

  病房外。

  夏父担心夏母的伤势,“暖暖,你先回去吧,这里有我陪着你妈咪。”

  “爹地,那天的事——”

  现在夏母清醒了。

  这既是一件好事,对夏暖暖来说也是一件坏事。

  爹地是知道那天的事,妈咪还不知道,可她清楚,爹地肯定会告诉妈咪的。

  “那天的事晚点说吧,等你妈咪身体好点吧。”

  “爹地,你不要相信那个医生了,我肯定是你们的女儿,我们再鉴定一次好吗?”

  夏暖暖眼睛充满了血丝。

  她执意地坚持。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