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化值清零后反派他又疯了 第19章 平息民怨

小说:黑化值清零后反派他又疯了 作者:首阳念六 更新时间:2022-05-14 15:53: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到了苏府,云香上车喊她起来:“殿下,到了,您快醒醒!”

  姜德书迷迷瞪瞪地爬了起来,见马车内空空荡荡,符奚已经下去了。

  她起身下马车,暮色四合,天已经黑了下来,远远地看见苏璃沫直奔后院的身影,难道打油诗这么快就有效果了?

  她进了自己的院子召侍卫丙丁确认情况:“事情办得如何?”

  她特别嘱咐过两人办完了差事直接回苏府,若是直接去寺庙寻她,又是在苏家侍卫和苏璃沫的眼皮子底下,他们难免会被盯上,到时候打油诗的事暴露了,她就在失了先机,由暗处转明处了。

  侍卫丙丁跑了一天刚回来,现在腿还是软的,回:“办妥了,保证全州的农户孩童现在都会唱这首歌了。”

  姜德书拍手称赞:“做得好!”

  侍卫丁等了她半天没听到后言,侍卫甲乙去送个家书都能得奖励,他们却没有,他暗示:“殿下,这汝宁城的孩子可真多,只是买两文钱一个的糖人就花了十两银子。”

  姜德书愣了一下,所以这样要报销的意思吗?

  大意了,她竟然没给经费,不仅让人家垫钱自己还不报销,而且她承诺了给侍卫甲乙奖励却没给侍卫丙丁奖励,这厚此薄彼的嫌疑太大了,不利于团队的长期发展,她这个老板当的非常不合格了。

  姜德书进行了一番深刻的自我反省,去钱匣子拿了两个黄灿灿的金锭子:“给,这是奖励。”

  侍卫丙丁开心地收下谢恩:“谢殿下赏。”

  她见两人这么高兴,有些好奇:“父皇给你们多少月钱呀?”

  侍卫丙似乎在考虑要不要说出来,侍卫丁脱口而出:“十两银子。”

  姜德书了然,怪不得这两人要报销呢,可是皇宫大内的铁饭碗工资竟然这么低的吗?

  她现在除了钱多什么都不多,大手一挥:“跟着我不能让你们受苦,以后在我这里再领一份月钱。”

  侍卫丙丁开心地再次谢恩。

  既然各处农庄的孩童已经学会了打油诗,传播开来也就是这几天的事儿,侍卫给父皇送的密报明日应该也就到了,双管齐下保管万无一失,看来弃麦种茶的阴谋几乎可以说是被她掐灭在萌芽阶段了。

  她心情大好,开始奴役休息了两天的御厨:“今天团建,咱们吃火锅!”

  姜德书照旧拖了御厨侍女侍卫一起上桌涮火锅,有了之前烤串的铺垫和美食的诱惑,大家放开了些,不能吃辣的侍卫丙一边吃一边灌凉茶,看得几人哈哈大笑,一顿火锅吃的主仆尽欢。

  姜德书院子里热闹地开庆功会,苏家书房里却阴云密闭,苏璃沫愁眉不展。

  她走到门边呵斥小厮:“再派人去喊,务必要父亲快回来。”

  她回到府中发现竟然也不见侍卫踪迹,这些侍卫本就是为了符氏死士准备的,父亲绝不可能短短一日便派他们去做别的事。

  这里面一定是出了什么差错!

  小厮见她发怒,战战兢兢道:“是,主君吩咐过今日宴饮乡绅,说是为了弃麦种茶一事,估计还得晚些回来,小的再去催催。”

  如今知道缘由的心腹侍卫都不在身边,此事又不能与小厮说,她气恼不已:“你告诉父亲,我找他说的是关乎苏家生死存亡的大事,务必请他快些回来。”

  她气得又摔了几个杯子,等了一刻钟不到,苏东旭终于回来了,他面上有酒气,笑容满面:“今日宴饮乡绅,弃麦种茶的事我总要表现出我的大力支持,再略加提点,这事才可保万无一失。”

  他脸上笑意浓重:“田曹吏员来报弃麦种茶的计策进行的十分顺利,璃沫还有什么大事要与我说?”

  苏璃沫看着一身酒气的父亲,心底恼怒,她这个父亲何事都要靠着自己提点,简直是废物,前路艰难,不知他还能助自己多少。

  若不是托身于此,她如今还不能自立,必须得利用苏家帮她做事,这样的蠢货她早便舍弃了。

  “父亲,家里可还有一个大隐患!”

  苏东旭问:“符奚?我不是派人盯着他了吗?没有侍卫来报我说出了什么事啊?”

  苏璃沫听到此处,大概明白过来这批侍卫已经折了,她深呼吸一口气压制住怒火,道:“没有侍卫来报就是最大的问题。”

  “父亲,侍卫伏击符奚之后,再未回来,我以为他们会先来报您,谁知道回府不见踪迹,如今也没去报您,看来已经折了。”

  苏东旭酒醒了大半,急道:“都折了?如何都会折了?会不会是耽误在了哪里?”

  她戳破苏东旭的幻想:“符奚已在府中,咱们派去的死士悄无声息的就没了,我派人去看过符奚在庙里住的院子,根本看不出来任何打斗的痕迹,如此干脆利落的手段,只能是符氏死士所为,如今符奚行迹暴露,我们已经失了先机,只能是任人鱼肉了。”

  苏东旭惊恐万分:“璃沫,你快想个法子,如今该当如何?”

  苏璃沫颓废下来,看着永远只会问“该当如何”的父亲,冷笑一声:“我们苏家除了先机,除了出其不意攻其不备还能拿什么与符氏死士斗?”

  “如今符奚已经在符氏死士的保护下,我们明面上做不了什么了。”

  “只是他至今还未离开,死士也还未对苏家松手,又加上那符奚懦弱愚蠢的性子,大概是死士并不知道昨晚我们派去的侍卫是苏家之人,也许符奚还未曾跟死士接头也未可知。”

  “局势还不算太差,父亲您现在要做的就是先去探听情况,然后稳住他,借机将他引出府外,让太子动手去抓死士。”

  “我们如今已经没有没有机会和能力与死士抗衡了。”

  辛苦半年,一把好棋,在最后关头失效了,真是可惜!

  只能在保全苏家的基础上尽力筹谋,只要把苏家摘出来,提供符家后人和死士的线索,虽然不如亲手拿下死士的功劳高,但也算是苏家的功劳一件。

  苏璃沫冷笑一声,符奚住在我苏家半年,也是他该拿命回报的时候了!

  苏东旭赶紧写密信道发现了符家后人和死士的线索,请太子前来绞杀,连夜派人送去了临州。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次日一早田曹便灰头土脸的来报:“本来十拿九稳的事儿,不知为何一夜之间州城所有的孩童都在唱一首打油诗,导致所有的农户都说不见到免税的榜文和明年的口粮不肯种茶。”

  苏东旭拍桌怒骂:“什么打油诗?”

  田曹呈了一张纸上来:“大人,我叫人抄录了下来,打油诗道:汝宁有青天,改麦换茶前,何榜言税免,何处见粮先。若只空口言,待到明年时,逼我卖祖产,还是卖儿男。”

  田曹掌管农户耕种一事,这事瞒不过他去,他又是苏东旭的心腹,所以苏东旭计谋始便告诉了他,他道:“这诗将咱们的计策高明之处完全展露于人前,一定是知情之人,或者是与您有仇之人所为!”

  苏东旭拧眉思索:“此事只你我还要我长女知晓,旁人不知,莫不是你所为?”

  田曹大惊,忙跪下:“大人,小人跟了您二十几年了,小人对您的忠心您还不知道吗?”

  “咱们这计策骗骗百姓或可,可若是与您同级的官员仔细琢磨或许能看出一二来。”

  苏东旭明白过来,如今处处关注他甚至还在汝宁城内放置了密探的只有临州城知府钱元愷,他日前在太子面前拿乔参了自己,却没能让太子处罚自己,必定怀恨在心,也只有他能这么快得到情报打他一个措手不及。

  苏东旭气地以手顿桌:“你先回去,我定好决策再唤你。”

  “来人,叫大姑娘过来!”

  苏璃沫听罢,闭着眼睛莫不言语。

  苏东旭急得催她:“璃沫,你来了这半晌也不说话,这事到底如何是好?”

  苏璃沫气的手臂发抖,只要她没交代,苏东旭便永远想不到深一层:“昨日派田曹去做什么的?就应该看着他们拔了麦苗以免夜长梦多!”

  她昨日将重心放在了符氏死士身上,只略看到田曹去跟农户交涉并未出什么状况,便没有继续跟进,谁知道一夜之间便能出这么大的变故。

  苏东旭反应过来,也恼悔之晚矣,他如何能知道只短短一日就被人盯上还能出这么大的变故。

  苏璃沫咬牙:“这事已经报与太子,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为了推动此事进行下去,您必须立刻张贴告示,承诺免税和口粮,平息民怨。”

  “不,现如今弄到这个地步,您一定是被人盯上了,免税不可说,私自改税若是再被人利用传到京城,又是一个不守律法的错处,要说承诺由府衙出资替百姓纳了这税。”

  如今一步错却要花费这么大的钱力去圆转,苏东旭气的咬牙切齿,钱元愷此事我苏东旭跟你没完!

  他叹气道:“家里如何拿得出这许多银子?”

  苏璃沫恨铁不成钢,急道:“父亲,您知府的权威难道一丝也无了,如今不过是张榜告示而已,税赋还有半年余才能下来,现在只要每家每户略送些口粮打消了疑虑就行,待茶种了下去,百姓还能拔了不成?”

  “半年以后这天下是谁的还未可知,只要是太子的,苏家便是一等一的开国功臣,如何还有人敢追究赋税一事!”

  “再者符家后人和死士的线索已经告知太子,殿下不日必会来汝宁城,您现在不论如何都必须尽快平息此事!”

  苏东旭听女儿说完慌乱起来,忙拿了纸笔写告示,命人开库房拿银子,唤田曹回来着手张贴告示,发粮平息。

  ——

  钱元愷:喵喵喵?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