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见君子 第686章 魔来了,魔来了

小说:拜见君子 作者:连山易子 更新时间:2020-07-06 01:24:1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黑暗中。

  苦慈大师悲苦着脸,手中拿着一块石片久久不语。

  “苦慈大师,青岩告辞了。”封青岩递上一块石片后,就往西方而去。

  苦慈大师摸着石片片刻,似乎想到什么就猛然想追上去。但在永恒黑夜里,只要两人稍微分开,就无法觉察不到对方的存在。

  所以此刻。

  他不知道封青岩在哪里,只好抓住一把把黑土散甩出去。

  其实此刻,封青岩已经走出数里了,苦慈大师甩出的黑土,根本就没有甩在他身上。

  但他却看到了。

  他沉吟一下,就回到苦慈大师身边,并用脚踢飞了一些黑土,让苦慈大师知道他回来了。

  “可是封施主?”

  苦慈大师找来到一块石头,劈成一块块的石片,写上字后就递上去。

  “正是青岩,不知苦慈大师有何事?”

  封青岩回复。

  “贫僧观封施主,似乎可在永恒黑夜里畅通无阻,可是能辨别方向?”苦慈大师沉吟一下写道,“还请封施主不吝赐教,若有冒犯之处还请见谅。”

  苦慈大师递上石片后,还双手合十行礼。

  “苦慈大师神魂出窍便知道了。”

  封青岩沉吟一下就回复。

  不过,他把黑陶花盆放回牛车里后,才把刻有字的石片递上去。

  苦慈大师接过石片后,愣了愣,就猛然神魂出窍,接着整个人怔住了。

  虽然神魂看到的天地昏暗无比,也只能看到数十上百丈的距离。但是,他看到了封青岩,看到了青莽,看到了牛车,看到了坐在车辕的九歌……

  此刻他惊喜不已,实在想不到神魂可以永恒黑夜里可视。

  这、这……

  一时之间惊喜得无法语。

  这岂不是说明,他有很大的可能穿过永恒黑夜?

  只是他想不明白。

  这数千年来,为何会没有人知道?

  这不可能啊。

  虽然说绝大多数人,都会误以为人无法看到了,神魂又岂能看到?

  但是,眼前的封施主不就是知道了?

  这数千年来。

  难道就只有封施主一人尝试过?

  这绝对不可能。

  那到底是哪里的问题?

  苦慈苦苦思索着,猛然想到一个可能。

  那就是极冻之寒的缘故。

  永恒黑夜里的极冻之寒,即使是金刚境(文相境),都难以长时间承受得起,犹如灵魂都要被冻僵了。

  倘若神魂出窍,岂不是更难以支撑?

  即使是菩萨境(大贤境)的神魂,恐怕都无法长时间暴露在极冻之寒中……

  原来如此!

  苦慈想明白过来,心里庆幸不已。

  这时他遇上东土大周的封施主,说明他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走过了极冻之寒。

  永恒黑夜的中心地带,便是极冻之寒。

  十分可怕。

  无数欲要穿越永恒黑夜的僧人,绝大多数都是折在极冻之寒地带……

  在苦慈思索间,封青岩一礼就走了。

  苦慈看到赶紧收回神魂,走上去向封青岩道谢以及告别,并详细地告知了极冻之寒。

  封青岩笑了笑就继续上路。

  不知不觉,数日过去了。

  永恒黑夜里越来越冷,让青莽不由缩了缩身子。

  在一人一神一牛中,就以它的境界最低,实力最弱,现在才勉强踏入妖师境而已。

  “先生,这气温越来越低了,是不是接近永恒黑夜中心位置了?”

  九歌摸着绳子递上一块石片。

  封青岩接过石片,摸了摸就写道:“应该是快要接近中心的位置了。九歌,你和青莽要小心些,据苦慈大师所,中心地带并不单单是极冻之寒那么简单,还会有一些十分恐怖的力量,会突然迸发出来。这些突然迸发的力量,即使是大贤被击中,都会身死……”

  “这些是什么力量啊,竟然连大贤都承受不起?”

  九歌心惊写道。

  “或许与界壁有关……”

  封青岩接过石片后,沉吟一下就继续写道:“倘若不是如此恐怖,还是应该会有不少人,可以穿过永恒黑夜的。但是,大周立邦两千余年,却没有丝毫关于苦陀天的消息,更是没有见过苦陀天之人……”

  在他正写着时。

  一道恐怖至极的气息,猛然从前方的黑土下迸发出来,犹如一柄巨剑刺破了空间。

  空间被瞬间撕裂。

  封青岩猛然抬头看去,脸上浮现惊骇之色。

  在永恒黑夜中,不是无法感受到任何气息的存在吗?那他,为何可以感受到那道恐怖的气息在迸发?

  根据他的测试。

  即使是大贤的级别,都难以撕裂永恒黑夜的空间。

  但是那一道气息却做到了。

  那道恐怖的气息,瞬间从地下迸发出来,刺破了空间后,又迅速消失不见。

  看起来只是刹那间的事情,似乎对封青岩并没有什么影响。

  若是有人恰好就站在气息迸发的地方呢?那道恐怖的气息迸发时,没有丝毫的先兆,让人根本无法感知,提出做出准备……

  当气息迸发出来时,人已经无法躲开了。

  这才是让封青岩骇然的地方。

  这是什么气息?

  为何会从黑土下迸发出来?

  封青岩审视着脚下的黑土,却无法彻底看透看清,总感觉脚下的黑土神秘莫测,隐藏着什么惊天秘密般。

  “九歌,青莽,加快速度穿过永恒黑夜。”

  封青岩写道。

  这时九歌和青莽心惊不已,也感受到那道恐怖的气息的存在。

  一时之间有些骇然看着脚下的黑土。

  此刻他们都神魂出窍,看着封青岩手中的石片,就猛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封青岩没有再多,往前方快速飞掠而去。

  随着深入永恒黑夜。

  气温越来越低。

  即使是九歌和青莽,都感受到冰冻入骨寒意,似乎连体内的血液都冻结了。

  特别是青莽。

  它的四肢似乎僵硬了般,十分影响它的飞行。

  不过,它还是紧紧咬着牙,努力拉着牛车飞掠而去,但是有些事情不是咬牙就可以。

  随着时间的过去。

  不仅它的四肢僵硬得难以动弹,就连体内的血液都冻结了。

  它冷得浑身颤抖起来。

  这时,它看到自己的躯体上,竟然结了一层厚厚的白霜,似乎在不断地冷却它的心,冷却它的灵魂……

  倘若只是普通的白霜,倒是没有什么。

  但是。

  它身上所结的白霜,并不是普通的白霜,不仅可以冻结体内的血肉,还可以影响到经脉妖气的运行。

  犹如经脉阻塞般。

  渐渐地,就连最重要的妖丹,都快要被冻结了。

  此刻青莽的速度迅速慢下来,似乎随时都会倒下般,冷得躯体在剧烈颤抖,让封青岩不得不停下来。

  九歌坐在车辕上也瑟瑟发抖,无法承受极冻之寒。

  这种极冻之寒十分怪异,根本无法通过穿衣或火焰来御寒,不管你穿多少衣服都是一样。

  九歌还是把衣服往身上套,都快成了一个球了。

  封青岩蹙着眉头看着青莽和九歌,怕是他们无法继续跟着他走下去了。

  青莽毕竟只是妖师境。

  虽然九歌是葬山神,实力的确不容小觑,但是没有葬山作为后盾,不过是普通文相级别而已。

  他们抵挡不住极冻之寒很正常。

  即使是他,实力远超一般的大贤,此刻亦受到极冻之寒的影响。不过,还可以正常行动,毕竟他的神魂和躯体都不简单……

  他觉得。

  凭借极致意志级别的神魂,以及天地帝者的躯体,还是可以承受住极冻之寒。

  所以他并没有担心自己。

  但是九歌和青莽呢?

  永恒黑夜里的极冻之寒,似乎可以穿透一切的防御,让人根本无法通过他物来御寒。

  这是封青岩意料不到的事情。

  “血后、山鬼、门忌、神厌、巫恶,汝等可对抗极冻之寒?”封青岩用意念询问,但五大禁忌皆没有回应,心里一沉后就继续道:“都出来吧。”

  五大禁忌立即浮现,个个皆是三丈余高,犹如一座小山般。

  “汝等可是有办法对抗极冻之寒?”

  封青岩再次询问。

  此刻五大禁忌皆是摇头。

  “汝等可是能承受得住极冻之寒?”

  封青岩沉吟一下问。

  五大禁忌皆点头,毕竟是圣境中的恐怖的存在,自然能够承受得起极冻之寒。

  倘若连它们都承受不起,天下间还有谁可承受得起?

  “那汝等可是有办法保护九歌他们?”

  封青岩次问。

  此刻五大禁忌都点头,但是都看向门忌。

  封青岩心里一松,扫了一眼五大禁忌,就看向门忌道:“你能更好地保护九歌他们?”

  门忌点头。

  “好,此刻起,便由你保护九歌、青莽,莫要让他们受到丝毫的伤害,可是明白了?”

  封青岩道。

  门忌点点头,就看向九歌和青莽。

  封青岩立即告知九歌和青莽,免得他们以为出了什么事。

  这时门忌干瘪的皮囊,立即疯狂膨胀起来,接着就张开血盆大嘴,一口把九歌和青莽连同牛车一起吞了。

  封青岩点点头,除了让巫恶留下,其余的都回到鬼门。

  他手捧着黑陶花盆踏空而上,来到巫恶的肩膀处坐下,拍了拍墨黑的长毛便道:“巫恶,往前走。”

  巫恶闻就大步流星而去。

  封青岩并没有多大的信心,抵挡从黑土下突然迸发出来的恐怖气息。

  倘若一不小心被击中,恐怕真会死。

  虽然帝躯厉害,但是现在,他无法真正掌控帝躯,更无法发挥出帝躯的真正力量。

  倘若他能够真正掌控帝躯,早已经是圣境中的存在了。

  在五大禁忌中。

  巫恶浑身墨黑的长毛,形似人立的长毛怪,闪烁着阵阵的寒光,显得坚固无比,其防御应该不会太低,很有可能是五大禁忌中最强。

  所以让巫恶来赶路,应该是个不错的选择。

  蓬——

  一道恐怖的气息,从漆黑的大地破土而出。

  犹如一柄柄巨剑刺向天宇,瞬间撕出一道道空间裂缝,让看到的封青岩心惊不已。

  这些气息十分内敛,并没有大片地散发。

  或许正是因为内敛,所有的力量聚为一小片,才能够瞬间撕裂空间,如剑般刺破了永恒的黑暗……

  封青岩则捧着黑陶花盆审视着,四周一道道迸发出来的恐怖气息,无比疑惑黑土下为何会迸发出如此恐怕气息。

  这黑土下到底埋着什么?

  难道真如之前所猜测的界壁之力?

  他并没有见过、感受过界壁之力,也不知道是否存在着所谓的界壁之力……

  轰——

  而在此时。

  踏空而去的巫恶,猛然被一道迸发出来的气息击中,瞬间就被击飞数百里。

  而封青岩猛然被摔飞,幸好并没有什么大碍。

  他稳住身形就往青甲掠去。

  “巫恶,可是受伤了?”

  封青岩问。

  此刻巫恶正努力爬起来,左脚大腿的位置上,正有一道发白的痕迹。

  长毛并没有被击断,但是却发白,快要破裂了。

  封青岩见到心里有些惊叹,巫恶的长毛果然恐怖,真可挡住恐怖气息。

  巫恶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什么事。

  “没事便好。”

  封青岩立即飞身而来,再次坐在它的肩膀处,道:“你可知道从黑土下迸发出来的是什么气息?”

  巫恶摇摇头。

  轰!

  而在此时。

  在封青岩的三丈外,有一道恐怖的气息迸发而去,把他吓了一跳。

  “巫恶你能不能隐约感知到?”

  封青岩问。

  巫恶仔细想了想就摇了摇头,似乎无法感应到黑土下的恐怖气息。

  这让封青岩心里惊讶不已。

  黑土下到底埋着什么?

  为何会产生永恒黑夜,极冻之寒,只可留下文明痕迹,以及失去一切感知?

  难道黑土下是界壁?

  即使真是所谓的界壁,但为何只可留下文明的的痕迹?

  这有些说不通。

  封青岩觉得。

  或许并不是界壁那么简单,或许还涉及未知而神秘的存在。

  不过此时,他并没有能力去探究,只能先离开再说,免得出意外了。

  不过片刻间,巫恶就进入永恒黑夜的真正中心地带。

  这时就连封青岩都冷得有些发抖起来,似乎灵魂被冻结般,幸好他的神魂不普通,生生地靠极致意志抵挡住了。

  而他的躯体,又是帝躯。

  要不然体内的血液,还真会被冻僵了。

  文宫因为有虚圣之位的存在,亦抵挡住了极冻之寒的入侵,无法冻住他的文宫……

  不过影响依然有些大。

  幸好还可以行动。

  此刻他无法想象,苦慈大师是如何走过极冻之寒?

  他之前有询问过,只是苦慈大师说自己也不知道,神志清醒过来时,已经是遇上他了……

  起初他以为苦慈大师隐瞒了一些。

  但现在看来。

  恐怕还真是如此……

  这个天下,有谁如他这般,有极致意志,有帝躯,有虚圣之位?他靠着三者,方可抵挡住极冻之寒,而其他人如何抵挡?

  看来苦慈大师并不是普通的菩萨,有可能是菩萨中的顶尖存在。

  例如剑圣楚白、教主望尘般的存在。

  随着进入真正的中心地带后,黑土下迸发出更多,更恐怖的气息了。

  远远看去。

  犹如一道道杀天般的气剑,将黑沉的天宇刺得千疮百孔。

  这时封青岩脸色大变,如此密集的气息迸发,谁人能够走得过去?

  如雨般的气息,根本无法靠运气了?

  噗!

  噗!

  无数的形似气剑的恐怖气息迸发出来。

  此刻就连巫恶都被逼停下来,不敢再往前方飞掠而去。

  “巫恶,如此密集的气息,能够抵挡得住吗?”

  封青岩沉默片刻问。

  巫恶闻浑身一震,就猛然摇头。

  封青岩感受到巫恶的骇然,心中不由一震,犹如掀起千万重浪般。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禁忌会畏惧,当然,他除外。

  “倘若你此刻走过去,是生,还是死?”封青岩问,接着补充,“轻伤摇了一下头,重伤摇两下头,死摇三下头,无法确定摇四下头,丝毫不损走过点头。”

  巫恶立即摇了四下头,表示无法确定。

  此刻封青岩静观。

  不相信前方的迸发的气息,一直会如此密集。

  他猜测。

  有时候会密集,有时候会稀疏。

  所以他在等。

  眨眼间,一天过去了。

  但是,前方迸发出来如剑般的气息,反而更加密集了。

  这让封青岩皱了皱眉头,但依然坚信自己的猜测,要不然苦慈大师根本不可能走得过来。

  “府君,一定要走过去吗?“

  巫恶在地上写字。

  封青岩点了点头,就道:“巫恶,你可是知道,此地可是什么地方?”

  “这不是永恒黑夜中的极冻之寒地带?”

  巫恶写字回复。

  “巫恶,你生于大邑商时代,那时候的永恒黑夜,是否与现在一样?”

  封青岩想了想就问。

  “回府君,末将并不记得前世之事。”

  巫恶回复。

  封青岩沉默一下,就把血后、山鬼等禁忌呼出来,询问关于永恒黑夜的事情。

  可惜它们皆不知道。

  或许不是不知道,只是它们忘记了。

  眨眼间就半个月过去,前方黑土下迸发出来的恐怖气息,依然如大雨般密集,令封青岩头皮都有些发麻。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他一直在询问。

  不久后,就一个月过去了。

  封青岩的眉头皱起来,难道并没有他猜测的稀疏时期?

  这不应该啊。

  要不然,苦慈大师如何走过来?

  如此密集的恐怖气息,根本不是一句运气可以解释。

  “血后、山鬼、门忌、神厌、巫恶,汝等谁可安全走过此地?”封青岩看着五大禁忌询问。

  但五大禁忌沉吟一下都摇头了。

  “都没有信心走过去?”

  封青岩还是有些意外,毕竟它们乃是圣境听恐怖存在,竟然都无法走过永恒黑夜。

  这永恒黑夜到底是什么级别的存在?

  难道超出了圣境?

  五大禁忌再次摇头,似乎对从黑土下迸发出来,如剑般的气息十分忌惮。

  “那汝等可知道,脚下的黑土,是何土?”

  封青岩再问。

  五大禁忌认真审视片刻,但还是摇摇头。

  封青岩从五大禁忌口里,得不到半点有用的信息,就没有再问下去。

  或许它们真的不知道。

  此刻封青岩寻来一块石头,劈成石片就刻写,刻完就道:“门忌,将九歌和青莽放出来。”

  门忌闻立即把九歌和青莽放出来。

  九歌和青莽立即神魂出窍,看到封青岩手中的石片,就惊喜地猛然点头。但在数息间,他们身上就浮现一层厚厚的白霜,身子开始颤抖起来,似乎灵魂将要被冻结般。

  “门忌。”

  封青岩立即意念喝道。

  门忌立即把九歌和青莽吞下去。

  封青岩只是想看看九歌和青莽的情况而已,毕竟在门忌的皮囊里,都住了两个多月了。

  他见九歌和青莽都没事,终于放心下来。

  不过此时。

  他只能继续等下去。

  这一等就是半年,也就是说,现在应该是人王历,二千三百五十二年夏末了。

  他前年春末离开葬山,在夏末走进永恒黑夜。

  而他在如剑般的气息前,一等就是七个多月,况且之前还在永恒黑夜中行走了两个月……

  这一走便是一年了。

  封青岩心里在感叹,但还没有走到苦陀天。

  而青甲和相柳出世了多久?

  他并不知道具体的时间,但至少一年有余,有可能是出世两三年了。

  苦陀天如何了?

  他并不知道。

  只希望因为他的存在,让青甲和相柳心生忌惮,不敢乱来。

  他还真怕青甲和相柳把苦陀天给灭了。

  它们有实力做到。

  虽然说,苦陀天与东土相隔不知道多少万里,中间还隔着天壁山,与周天下并没有什么关系。

  但是他曾经对天皇说过。

  无穷的远方,无尽的人们,都与他有关。

  所以,他并不希望苦陀天的百姓,生活在恐惧之中,乃至都死去了……

  这是人间第一君子应有的胸怀与气度。

  “都停下吧。”

  封青岩看着密密麻麻的气息道。

  当他说完不久,迸发的气息似乎变得稀疏了,让他愣了愣。

  难道自己的嘴,真的开过光?

  “停!”

  封青岩大喝一声。

  前方那密密麻麻的气息,渐渐停下来。

  一天后,只能看到零星的数道气息在迸发,让封青岩心里再次疑惑起来。

  “巫恶,快走。”

  虽然封青岩心里疑惑,此刻却没有多想什么,立即让巫恶赶紧飞掠过去,以免错失机会了。

  巫恶闻大步流星而去。

  但是,在永恒黑夜以及极冻之寒中,似乎存在着无形的天地法则般,让巫恶竟然无法做到瞬息万里。

  要不然只需数息,就能够走过永恒黑夜了。

  噗!

  噗!

  在巫恶飞掠时。

  黑土下不时迸发出零星的气息。

  不过片刻后,巫恶就已经掠过千里,但是还没有走出中心地带,倒是让封青岩十分意外。

  永恒黑夜多大?

  他不知道。

  按照天壁山的地形来推测,最多不过是数万里而已。

  但是,在走进永恒黑夜的九个月里,封青岩起码走出了数万里,却还在中心地带……

  难道永恒黑夜达到十里万?

  噗!

  一道道气息破土而出。

  但是封青岩的运气不错,很少击中巫恶。

  “巫恶,往西南方向走去,似乎百里外有一道人影。”封青岩有些意外道,难道再次遇上苦慈大师了?

  这应该不可能吧。

  眨眼间。

  巫恶就掠出百里。

  封青岩看到那人身穿灰袍,与苦慈大师的服饰差不多,但头发却有些古怪。

  长不长,短不短的,大概尺余的样子。

  神情有些癫狂。

  犹如苦慈大师般,神志早已经不清了。

  此刻他正在乱窜着,犹如无头苍蝇般,而且运气强得惊人,一次次避开了迸发的气息。

  “巫恶,把那人抓来。”

  封青岩道。

  巫恶的长毛爪子猛然探出去,一下子把灰袍人抓住。

  灰袍人乃是中年人模样,但脸色却是枯黄,身子十分清瘦,似乎风一吹就倒。此刻,灰袍中年人倒是没有朝巫恶攻击上来,但是面目却是十分狰狞,体内的气息凌乱迸发着……

  有些走火入魔的样子。

  而且身上结着一层厚厚的白霜,身子在剧烈颤抖。

  “巫恶,能不能唤醒他?”

  封青岩问。

  “嗷——”

  巫恶对着灰袍中年人低吼一声。

  但是,灰袍中年人根本就没有听到,更没有看到巫恶的真面目,要不然他的灵魂根本就承受不起巫恶的形态。

  啪——

  巫恶愣了一下,就拍了一下灰袍中年人。

  一下子把灰袍中年拍晕了。

  此刻巫恶只好摇摇头,在地上写道:“府君,倘若他能够听到末将的声音,倒是能够震醒他的灵魂,但是在永恒黑夜里,他听不见……”

  “门忌出来。”

  封青岩沉吟一下,就指着灰袍中年人道:“把他吞了。”

  门忌闻猛然一喜。

  “不是吃了,是保护他。”

  封青岩赶紧道,免得门忌理解错他的意思,一口把灰袍中年人给吃了。

  门忌顿时有些失望。

  这个灰袍中年人,只是大儒级别的存在,即是苦陀天的罗汉。

  一个罗汉能够走到永恒黑夜的中心地带,还没有死,让封青岩不得不惊叹对方的运气。

  这是强到逆天了。

  “门忌,当他醒来后,就把他吐出来。”

  封青岩叮嘱道。

  门忌点点头,不把灰袍中年人给吞了。

  这时封青岩指示着巫恶继续走下去,趁着恐怖的气息并没有大面积迸发,赶紧走过中心地带……

  但是在不久后。

  封青岩再次看到一道人影。

  依然是苦陀天的服饰,脑袋上长着尺余长的头发,满脸的枯黄……

  在他正在把对方救下时。

  一道如剑般的气息,从黑土下迸发出来,瞬间就把灰袍人撕碎了。

  不能说是撕裂,应该是直接汽化了,连渣都没有留下。

  这封青岩愣了一下。

  这时,他不仅看看巫恶的长毛,就是这些长毛抵挡住了好几次的气息……

  不久后。

  封青岩看到黑土中,迸发着一片片的极光。

  不错,就是如极光般的光芒,一片片,一道道,纵横交错,又如刀如剑般,绞碎着空间……

  虽然极光可见,但黑暗依然不可见。

  这是十分古怪的一幕。

  此刻他通过极光,似乎看到脚下的黑土,竟然支离破碎般。

  “府君,这些是什么光,为何能在永恒黑夜看得见?”

  巫恶好奇地在地上写着。

  “不知道。”

  封青岩皱着眉头。

  这时他使出“破虚见微”神通,似乎看到极光乃是从大地的最深处迸发出来。

  他隐约从神秘的极光中,感受到很淡很淡的古怪的气息。

  有些像是接引之桥在穿越层层时空,架在诸天万里时所逸出来的气息。

  即是真实的气息。

  “又是真实的气息……”

  封青岩的眉头皱起来。

  他已经不一次感受到真实的气息。

  至于什么是真实气息,其实就是他所处世界的一切气息,与真实气息对比起来,就如同虚幻般,不真实……

  真实气息。

  乃是他所起的名字。

  “巫恶避开极光,莫要撞上了。”

  封青岩一边观察一边叮嘱道。

  巫恶点头。

  这些极光不动,依然一片片,一道道,纵横交错,犹如停在那里般,但散发着诡异而真实的气息。

  巫恶自然不会鲁莽到撞上去。

  这些极光,一看便是十分可怕存在,即使它是圣境中的恐怖的存在,也不一定能够抵挡得住。

  所以在小心翼翼地避开。

  “还是真实的气息……”

  封青岩眉头紧紧皱着。

  他真想把黑土挖开,看看下面到底埋着什么东西,竟然导致天地出现如此多,如此恐怖的异象。

  当巫恶穿过纵横交织的极光后,封青岩终于走出中心地带了。

  幸好那些诡异的极光,并没有发生什么。

  差不多两万里的中心地带,封青岩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这是不是说明,永恒黑夜起码有十万里以上?

  啊啊啊——

  此刻封青岩看到前方,一道灰袍身影在癫狂怒吼,但是他并没有听到声音,只是看到怒吼的动作而已。

  “巫恶,追上去,把那人抓来。”

  封青岩吩咐道。

  巫恶闻立即追上去,一把抓住灰袍中年人。

  “魔来了,魔来了,快去东土大周请救兵,快——”

  那灰袍中年人癫狂咆哮。

  但是封青岩一字都没有听到,也不懂苦陀天语。虽然苦陀和东土大周用同一种文字,但是语有可能不一定……

  所以封青岩无法通过嘴形读取信息。

  “门忌,把他吞了。”

  封青岩道。

  在门忌出现时,那灰袍中年人依然癫狂大吼:“魔来了,魔来,快去东土大周请救兵,快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