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与鬼 第685章 贫僧苦慈

小说:君子与鬼 作者:连山易子 更新时间:2020-07-02 16:18:4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永恒黑夜中。

  天地无声无光,死寂而黑暗

  但在此刻,封青岩却意外看到一道飞掠的人影,多少都让他有些惊讶。

  在永恒黑夜里,想要遇到一个活人,实在是太难了。

  这道身影在上百里外飞掠,犹如无头的苍蝇般乱窜,身上披着他没有看过的衣物。

  “这不是周天下的服饰,也不是西域的服饰”

  这时封青岩好奇打量,却没有贸然追上去,毕竟他身后还跟着九歌和青莽,“难道是苦陀天的人”

  那人一头灰白的头发,精神状态并不是十分很好,似乎快要陷入癫狂之中。

  虽然那人在疯狂掠来掠去,但封青岩并没有感受到什么气息。

  在永恒黑夜中,似乎隔绝了感知。

  倘若不是亲眼看到,他根本就觉察不到对方的存在。

  这也是永恒黑夜可怕的地方。

  例如,九歌和青莽明明就跟在身后,很近,但封青岩却没有感受到丝毫的气息,似乎九歌和青莽不存在般。

  他一手捧着黑陶花盆,一边迅速往西而去,不时打量一下那道疯狂的身影。

  这起码是大贤级别

  封青岩暗想着。

  似乎苦陀天乃是修佛之地,人人皆修佛,但境界是如何划分,他就不太清楚了。

  周天下没有这方面的记载。

  不过想来应该与圣道的境界划分差不多,最多就是叫法不一样而已。但说起来,大贤级别的存在都快要陷入癫狂状态,这是被困了多久

  半年,还是一年,甚至更久

  封青岩还在好奇观望着,黑暗中那一道将要疯魔的身影。

  轰隆隆

  似有恐怖的声音响起。

  封青岩看到那道身影,身上似迸发出可怕至极的气息,使得四周的黑土纷飞

  但是并没有撕裂空间。

  永恒黑夜的空间,似乎无比坚固,根本无法撕裂。

  啊

  片刻后。

  远方的那道身影在仰天怒吼。

  但是,封青岩只能看到,无法听到

  疯了

  封青岩皱起眉头。

  那道身影似乎真的疯了,作出古怪而别扭的动作,还时而疯狂飞掠,时而落地打滚,时而仰天怒吼,时而掩面大哭

  封青岩蹙着眉头,就朝那道身影走去。

  既然遇上了,就救一救吧。

  但是,在他们相距只有数里时,那道疯癫的身影猛然飞射而去,眨眼间就消失不见了。

  封青岩皱了一下眉头,并没有贸然追上去。

  虽然他有彼岸花可指向西方,但是无法确定九歌和青莽的位置,谁知道追出数百上千里外,还能不能找回九歌和青莽

  他不敢肯定。

  他不会拿九歌和青莽的生命去尝试。

  所以,他不会为了救一个陌生人,而丢下九歌和青莽

  他摇了摇头就继续往西而去。

  但在半个时辰后。

  他又遇上了那道疯癫的身影。

  这是一名披头散发的面目狰狞老者,身上披着脏兮兮的灰色长袍,早已经破烂不堪

  此时他正往封青岩飞奔而来。

  他自然没有觉察到封青岩、九歌和青莽的存在,要不然也不会直直地往牛车飞奔而来。

  封青岩立即掠回牛车,从中拿出一根绳子。

  在那狰狞老者掠到牛车百丈外时,封青岩立即迎上并甩出绳子,迅速地把对方绑住。但是此时,狰狞老者犹如遭住强敌,浑身迸发出可怕的气息,猛然往封青岩的方向攻击上来。

  而绑在身子的绳子。

  瞬间粉碎。

  这只是一根普通的绳子,自然绑不住大贤级别的存在。即使不是普通的绳子,也无法绑住大贤级别的存在

  封青岩只是不想伤对方而已。

  这时封青岩立即转移方向,免得涉及到九歌和青莽。

  狰狞老者根据地面的痕迹,也转移方向往封青岩攻击上去,但是却无法让封青岩看到威力的大小。

  但是,根据封青岩的推测。

  即使是大贤级别的存在,威力自然不会小到哪里去。

  “君子不动如山,镇万里”

  封青岩一直在退,并没有还手,毕竟对方陷入癫狂状态,并不算是想斩杀他。

  所以他立即使用新创的绝技。

  此刻四周的气息犹如凝固般,狰狞老者似乎感受到不动之势的存在般,猛然愣了一下。

  但是,依然没有清醒过来。

  反而更加癫狂了。

  轰

  这时狰狞老者身上,似有什么东西猛然迸发出来,一下子击碎了封青岩的不动如山之势。

  封青岩只能蹙着眉头后退。

  君子不动如山之势没有大成,威力还是差了些,竟然无法镇住大贤

  但是大儒级别,应该差不多了。

  不过,若是丝毫不损生擒,怕是十分有难度啊。他的杀字术,可瞬间斩杀大贤级别,但是无法擒住大贤级别

  此刻他一步步后退,思索着生擒的办法。

  想了想,似乎还是无法做到丝毫不损,或者只是轻伤生擒。他的杀招十分恐怕,基本部都是奔着杀敌而去。

  所以不好控制。

  特别是对方,乃是癫狂状态,更不易控制了。

  “青甲。”

  此时封青岩大喝一声。

  但是,青甲并没有动,让他愣了一下。

  “青甲”

  他意念一声,一道恐怖的深青色身影猛然出现,浑身遍布着深青色的鳞甲,“擒住此人,莫要伤害。”

  青甲立即朝狰狞老者迎上去。

  噗

  狰狞老者的攻击,部落在青甲身上。

  但是青甲纹丝不动,一步步往狰狞老者走上去,伸出爪子一把抓住了狰狞老者。狰狞老者癫狂大吼,疯狂挣扎,身上迸发出可怕至极的气息,但是依然无法挣脱

  啪

  青甲轻轻一拍狰狞老者,狰狞老者就立即晕厥过去了。

  在青甲提着狰狞老者走上来时,封青岩脸上露出些诧异之色,意念道:“青甲,你能够看得见”

  青甲道:“回府君,能够隐约看得见。”

  但是封青岩并没有听到。

  “青甲,你说话我听不见,只能用意念说话方可听得见。”封青岩看到青甲的嘴巴在动,但是没有听到声音。

  此刻青甲的嘴巴又动了。

  封青岩还是没有听到,不知道在青甲在说什么。不过,却能大概猜测到一些,怕青甲无法用意念与他交流

  封青岩没有再说什么,便让青甲回到鬼门。

  这时他仔细审视着狰狞老者,却是有些意外的发现,在狰狞老者晕厥过去后,反而是一张慈祥的面孔。

  没有丝毫的狰狞和可怕。

  此刻老者的呼吸平缓,似乎陷入深度睡眠中。

  或许老者很久没有睡过了。

  封青岩希望老者一觉醒来后,能够神志清醒,意识恢复过来。

  他本想把老者移到牛车里,自己好继续赶路,但是想到老者一觉醒来,有可能依然是癫狂的样子,怕牛车会瞬间被对方摧残,还有可能会涉及到九歌和青莽

  他不可能时刻留意到老者。

  只能站在一旁等等。

  但是,五个时辰过去了,老者依然没有醒来的迹象。

  封青岩只好亲手提着老者赶路,在他还没有走出几步时,老者猛然睁开眼睛朝封青岩出手。

  在醒来的瞬间,依然是癫狂的状态。

  癫狂的气息。

  “青甲”

  封青岩意念一动。

  青甲立即出现,一爪子拍晕了老者。

  封青岩抓住老者继续赶紧,在并不是平坦的永恒黑夜里,倒是遇上不少风化的骸骨,以及一些留有文字的石头。

  这些文字,基本都是焦虑、不安、疯狂等

  “一年了,整整一年了,还是没有找到出路,我感觉快在承受不住了,快要疯了”

  “啊啊啊”

  “为何会这样为何走不出去”

  “我分不清东南西北,无法辨别方向,不知道往哪里走下去,似乎自己一直在兜圈”

  “啊,三年了,三年了,我感觉我早已经疯了。”

  “没有光,没有声音,没有方向,无比可怕,无比可怕这,即使是佛,都难以承受”

  而在此时。

  封青岩有些诧异起来。

  佛

  他倒是知道苦陀天乃是修佛。

  但是,若是周天下之人,是绝对不会说“这,即使是佛,都难以承受”,而是说“这,即使是圣人,都难以承受”。

  所以说。

  这块石头上的文字,乃是苦陀天之人所留

  也即是说,苦陀天的文字与周天下的文字,是一样的

  这让封青岩十分惊讶,毕竟苦陀天与周天下长久隔绝,几乎没有真正互通的时候,居然同用一种文字

  不过,只凭这一块石头,还无法证实。

  他提着灰袍老者继续走下去,不时观察一下黑土上的石头,看有没有留有文字,以方便自己了解苦陀天。

  永恒黑夜并不是平坦大地,而是形似戈壁滩般。

  有些地方高,有些地方低。

  “我会走出去”

  不久后。

  封青岩在一块石头上,遇上颜山所留的文字。

  虽然看上去,颜山的文字十分清醒,字迹亦十分端正,没有丝毫的潦草,但是这句话却说明了。

  颜山遭遇到了困境。

  要不然,他不会无端端说这一句话

  封青岩的眉头蹙起来,越来越担心,不知道颜山的情况如何了。倘若运气说,说不定能够遇上颜山,将颜山从永恒黑夜中救出来。

  只是他想不明白,颜山跑去苦陀天干什么

  而且孤身一人。

  数日后。

  封青岩遇上一块丈余大的石头,一面十分平整,刻满了文字。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祗树给孤独园,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尔时,世尊食时,著衣持钵,入舍卫大城乞食。于其城中,次第乞已,还至本处”

  封青岩皱着眉头读着,有些不太明白。

  这记载的,似乎并不是周天下之事,有可能是苦陀天之事。而且,感觉此篇文中,蕴藏着强大的力量,有些像是圣道的经典般

  难道是佛经

  封青岩有些诧异起来。

  他阅读起来,的确有种像“经”的感觉,蕴藏着“经”的力量和雄大。

  “佛经怎么会用周天下的文字”

  封青岩思索。

  有两个可能,一是苦陀天与周天下用同一种文字。

  二是曾经有周天下之人,穿过了永恒黑夜来到苦陀天,习得了佛经就带回来。但是,在回来时却无法再次穿永恒黑夜,于是用周天下的文字把佛经翻译过来,留在永恒黑夜里

  至于是哪一种可能。

  封青岩比较倾向第二种

  这篇佛经文下来,大约五千字左右,封青岩看两遍就完记下来,但是一时之间难以弄懂经,更无法参悟其中奥义。

  十分深奥。

  最主要的是,有很多词组他看不明白。

  他并没有深入研究,毕竟他不是佛修,就提着灰袍老者准备继续往前走。

  但在此时。

  灰袍老者却猛然睁开眼睛,第六次朝封青岩攻击上来,也是第六次被青甲拍晕了。

  “青甲。”

  封青岩意念一动,青甲再次出现,第七次拍晕灰袍老者。

  但是这次。

  灰袍老者很快就醒来。

  不过让封青岩意外的是,灰袍老者没有再次攻击上来,似乎在痴痴地看着佛经般。

  或许灰袍老者并没有看到,而是隐约感受到了。

  封青岩有些诧异,心中一动,就把灰袍老者提到刻有佛经的石头前。

  灰袍老者有些木然,伸出颤抖的右手,轻轻地抚摸佛经。

  他似乎渐渐清醒过来了。

  佛修

  此时封青岩基本肯定了。

  这名灰袍老者乃是苦陀天的一名大贤级别佛修。

  不知何时,灰袍老者身上的癫狂气息,越来越淡了,似乎终于清醒过来。

  他轻轻抚摸着佛经,似乎叹息了一声。

  片刻后。

  他就转头看了看,似乎在看封青岩。

  但是,他什么都没有看到,什么都没有听到,只知道附近肯定是有人。

  因为是对方救了他,让他从癫狂中清醒了过来。

  此刻他缓缓转身,脸上流露着慈祥,一双枯瘦的双手在胸前对合、十指相合行礼。

  封青岩不知道对方是什么礼。

  但知道是礼。

  也回礼。

  此刻灰袍老者走到石头的另一面,缓缓地用手指在石头上书写起来,留下不浅的痕迹

  “贫僧苦慈,感谢施主的救命之恩。”

  灰袍老者如此写着。

  果然是苦陀天修佛之人。

  封青岩没有丝毫的意外,就缓缓走到石头边,伸手摸了摸灰袍老者所写的文字,就在旁边写道:“不过是举手之劳,阁下不必客气。”

  写完,就拍了一下苦慈。

  苦兹明白过来,就伸手摸了摸封青岩所写的文字,微微有些诧异起来,接着便写道:“施主乃是来自周天下”

  接着两人就开始交流起来。

  “正是,阁下应该便是苦陀天之人了,想不到苦陀天亦用周天下的文字”

  封青岩写道。

  “施主,此乃佛的文字,并不是周天下的文字,不过说起来,周天下是如何懂得”

  不过幸好,两人并没有因为文字而争论下去,而是大家都有意识地交流信息。

  眨眼间,就数个时辰过去了。

  那块丈余大小的石头,生生地被他们两人抹得只剩下薄薄的一片了。

  即是只剩下佛经的那一片。

  那佛经正是苦慈所刻。

  “封施主,贫僧亦该告辞了。”

  苦慈最后道。

  “苦慈大师是要前往周天下”

  封青岩写道。

  “是的,这是贫僧毕生的愿望”

  苦慈写着。

  “那青岩就祝苦慈大师一路顺风。”

  封青岩写道。

  苦慈没有再写,而是朝封青岩合十行礼,就继续往黑暗中走去。

  封青岩回礼后,也往西方而去了。

  一个往东,一个往西。

  这几个时辰的交流,封青岩倒是知道了不少苦陀天的信息,例如苦陀天的确有十三无量佛国

  苦陀天最大的寺庙,便是苦陀寺。

  而佛修,亦如圣道般划分为九大境界,分别称为:沙弥、比丘、释子、和士、禅师、金刚、罗汉、菩萨、佛陀。

  所以苦慈便是菩萨境,可称为菩萨。

  苦慈菩萨。

  不过,据苦慈菩萨所,他起码被永恒黑夜困了两年,至于具体时间则是记不清了。

  封青岩倒是对苦陀天越来越好奇。

  一路西行。

  眨眼间,又是数日过去。

  这时封青岩有些诧异起来,看到苦慈竟然在前方数十里外,不是往东方而去了吗

  怎么反而走在他前面

  在疑惑间,猛然发现苦慈的状态似乎有些不对,有可能再次陷入癫狂状态中了。

  此刻他靠上去甩出一根绳子,看能不能再次唤醒。

  这次苦慈没有挣扎。

  静静站着。

  封青岩走近,看着不远处有块石头,就拿起写字递给苦慈,道:“苦慈大师,你这是”

  “贫僧感谢封施主的救命之恩。”

  苦慈有些感叹的样子,继续写道:“贫僧的神志怕是出了问题,很容易就陷入焦虑和癫狂之中,若不是遇上封施主”

  一块尺余的石头,写几句就被抹没了。

  此刻封青岩再找来一块,继续和苦慈交流起来,不久后苦慈再次告辞东行。

  但是,令封青岩意想不到的事情,再次发生了。

  他再次遇上苦慈。

  苦慈再次陷入癫狂之中。

  “苦慈感谢封施主的救命之恩。”

  苦慈感叹写道。

  “苦慈大师,还要继续东行吗”

  封青岩问。

  此刻苦慈倒是沉默下来,似乎不知道该如何写了。

  他知道自己基本无法再东行,倘若继续东行下去,只怕会陷入可怕的癫狂中。

  最后在永恒黑夜里化为一小撮黑土。

  但是他不甘心。

  他一直想前往周天下,看看周天下的世界,看看周天下的人或物,以及在周天下传播佛法

  “苦慈大师,回苦陀天吧。”

  封青岩劝说。

  不过,倘若苦慈依然要前往周天下,他并不会阻止

  但是苦慈的运气还会那么好吗

  三次遇上他。